关灯
护眼
字体:

231 我哪里粗鲁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男人挺拔的后背靠在沙发靠背里,悠闲地翻着手里的报纸。

    小不点爬在他的膝上动来动去的,他便一只手拿着报纸一只手去轻轻地把小不点抱到旁边坐下,自始至终鹰眸都专注的盯着报纸,但是动作却很温柔完美。

    荣天坐在他身边看他一眼,然后又觉得无聊,便又爬起来,踩在沙发里跟爸爸再靠近,看爸爸看的报纸。

    等到终于如愿以偿的坐在爸爸怀里跟爸爸一起看报纸,即使看不懂,却有种胜利的兴奋感。

    小幸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看到父子女三个各忙各的倒是没对她的办公室有太大的意见。

    小小幸对她讨好的笑着:妈妈我觉得这些花不好看。

    小幸走过去把女儿从椅子里抱起来然后坐下,让女儿坐在自己的腿上:那是你爸爸的问题。

    “爸爸你给妈妈买的花好难看啊。”小小幸就冲着爸爸喊。

    傅执无奈挑眉,然后把报纸翻了一下就放在一旁,又把小儿子放在沙发里:都是爸爸的错。

    如此没脾气的傅总,真是让人忍不住再多欺负一下。

    “爸爸看我画的。”小小执放下笔拿着信纸去给爸爸看,他在反面画了一个帆船,还有大海,画的还不错。

    傅执微微点头:将来一定比你妈出色。

    “什么?”竟然拿儿子跟她比,这家伙真是讨厌死。

    “妈妈画的也很好吗?”小小执似是要忘记妈妈画画的样子了。

    小幸微微挠了挠前额,反正曾经有人说她有待提高。

    她承认自己不行,本来就没学几天,而且纯属是跟着安顾去混日子的。

    后来一家人从报社出来,小小执还对漂亮的阿姨说:阿姨再见!

    “宝贝再见!”那个女孩竟然也被我们小小执给迷住了一下。

    苏秦站在旁边看着小幸的如今,也只是微微挑眉。

    但是有时候却不得不服气,因为人家确实比自己淡定的多,才会有今天的幸福以及成就。

    小小执出去的时候就没再笑了:妈妈那个阿姨长的还行。

    “然后呢?”

    “她一直在看爸爸,所以我就跟她打个招呼,事实证明我不比爸爸差。”

    ……

    好吧,原来这才是重点,小幸瞬间说不出话,傅执也已经无奈轻笑。

    上车后小小幸立即说:妈妈快把那个阿姨开除,不然她抢了你老公还要抢你儿子怎么办?

    小荣天坐在旁边看着姐姐那张犀利的小嘴一张一合的都忍不住想,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傅执发动车子,无奈叹息,小幸忍着笑转头看他:会吗?

    “什么?”他淡淡的应了一声,根本没在意她在想什么。

    “你会被抢走吗?”小幸继续问道,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不会!”他淡淡的两个字,然后认真的开车。

    自始至终都是那种酷酷的表情,似乎什么事都不能影响他认真做个司机。

    小幸看着他那有些耍酷的模样却是抿唇笑着,然后快忍不住的时候转头看儿子:小小执你会被别的阿姨抢走?

    “我只喜欢幼儿园的小女生。”小小执觉得这话题也没什么意思,淡淡的回答道。

    “哼!”小小幸双手抱着手臂不高兴的妞了头。

    小幸更是忍不住笑了:怎么了?

    “我只喜欢爸爸跟荣天。”小小幸立即说道,嘴巴有点凶。

    小幸便明白了些什么,原来姐姐是在生气弟弟喜欢别的女孩子了呢。

    小小执不说话了,转头看向外面。

    小荣天却很高兴,因为姐姐说喜欢他。

    回到家三个孩子就下车往外跑,佣人赶紧跟上,小幸站在车门口看着他们跑的那么快都要担心死。

    但是实际上他们只是要去抢玩具。

    小荣天最吃亏了,因为年纪太小。

    不过他还不等哭,哥哥姐姐就已经把他想要的送到他面前,他就是玩的最开心的一个。

    小小执跟小小幸是玩的最卖力的。

    俩孩子像是卯足了劲在比拼。

    傅执拉着她往屋子里走:别看了,没事的。

    “你看他们,一回来就知道玩,还玩泥巴。”

    “这样不是很好吗?难道你希望他们的童年只抱着电子产品?”他问了句,轻轻地拥着她往里走。

    “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啊,可是一回来就往游乐场那边跑,连个招呼都不打。”小幸难过啊,被孩子们冷落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可是他还要她生呢?

    “你看他们现在就知道往别处跑,都不愿意呆在我们身边,你还让我生这么多?”小幸只好委屈的跟他抱怨。

    “可是你不觉的这么大的房子若是只有我们俩就太寂静了吗?”他笑了一声,到沙发里把她抱在膝上。

    “那你是为了孩子才建这个城堡还是为了这个城才要我再生孩子?”

    “房子建好之前我们就已经有三个孩子,所以肯定是前者。”他看着她那一副幽怨的模样都忍不住要笑她了。

    “我去准备晚饭!”小幸闷闷不乐的要从他身上起开谁知道他却一下子把她放在沙发里,那随意又完美的动作简直美的她眩晕。

    “孕妇要是一直发脾气,可是会对肚子里的宝宝有影响的。”他柔声提醒。

    “你放心,我只对一个人发脾气,你总不是在担心女儿长大后也跟我一样讨厌你吧?那我可不想管。”

    “呵,这伶牙俐齿的,明明就是爱死我的表现。”

    “恶心,快放开我!”

    “嗯!”

    ……

    他怎么舍得放开她,一边温柔答应,一边轻吻上去,似乎对自己的女人做什么再可耻的事情也不可耻了。

    小幸被吻的喘不过气来,直到胸腔内突然的难受,她一把蛮力把他推开就往洗手间跑去。

    傅执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她吐的那么惨忍不住皱起眉:我有这么让你倒胃口?

    “快走开,别让我看着你了。”她一边擦嘴巴一边说。

    其实最近因为注意饮食,吐的次数也不多,但是每次吐完都忍不住要骂他一顿。

    一想到他在套套上做手脚,她就恨不得掐死他。

    傅执靠在门框看着她仇恨的眼神:我走。

    “傅执,你是在套套上做了手脚吧?”

    “实际上是药!”他缓缓地转头,然后淡定的严肃的说出那个事实。

    “什么?”小幸大惊,她一直以为是套套上的问题。

    她就说嘛,明明检查过没有问题,怎么会——

    他笑,然后想到些什么之后赶紧收敛然后走掉。

    小幸追到洗手间门口,然后站在那里看着他走掉。

    “避孕药?”她突然想起来那个精美的盒子。

    但是她在那之前就已经怀孕了啊,那么她之前吃的避孕药……

    难道他早就都做了手脚?

    那天晚上他把她所有的避孕药都从包包里倒了出来,之后……

    小幸努力地顺,顺着那阵子他们之间的种种纠缠,她明明记得的,她去买避孕药的时候那个药店的店员——好吧,她必须承认,无论他们之间发生什么,无论他利用别人对她做了什么,他都是有那个能力的。

    他真的好厉害,厉害到她离婚明明是迫于无奈不想让他为难,他却可以冷冷的坐在丰荣两年多。

    明明知道她是多么的痛苦却还是把她折磨的体无完肤才肯罢休。

    到最后把她带到这个地方,让她知道他的心里只有她还有孩子们,再千辛万苦的让她继续为他生养。

    小幸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越想越觉得他太厉害。

    于是最后竟然只剩下无奈的叹息,然后走去了厨房。

    最近一家人都跟她吃素大概也是受够了吧,想起孩子们夹着一根青菜跟她说青菜好漂亮的时候,她想今晚还是煮点荤的吧。

    “少奶奶,需要帮忙吗?”佣人端着一些青菜从外面走来,都已经洗好。

    “今天晚上我们做个糖醋排骨吧,还有炖个鸡汤,孩子们已经快要吃青菜吃吐了。”

    “可是少奶奶——”

    “我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后果就是,后来根本没办法在厨房呆下去,吃饭的时候也是一忍再忍,傅执终于看不下去,本来他就觉得这几天吃点青菜挺好的,天热了也不用一直吃的太油腻。

    但是她怀着身孕还要为孩子们考虑,他怎么能看得下去。

    “这个汤没办法去味吗?”傅执皱着眉问站在旁边的佣人。

    “明天我就查查!”佣人笑着回答。

    小幸听着他们的对话知道他是在为她,于是就没说话。

    只是刚看着佣人给孩子们盛汤她就又忍不住了,放下筷子赶紧往洗手间跑。

    原来她以为自己吐四次已经够多了,今晚才突然发现,天啊,根本就是自己吃的东西的原因嘛。

    小幸跑到洗手间傅执就赶紧跟过去,小幸却立即把门关了:你不要跟进来了。

    吐的时候多难看啊,要整天被自己的男人看着自己孕吐,她才不要。

    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个注意形象的人,但是真不知道自己是这么在乎形象的人。

    哎,人生真是有太多的难以预料。

    小幸吐完擦着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又红又白的样子好像个病入膏肓。

    其实只是吐的太多了而已,这一晚上已经吐了三次,还有两次没吐出来的。

    直到看到手指上的戒指,怨他恨他还不都是爱他?

    藏着掖着还不都是爱他?

    自己早就败给他了。

    “爸爸,妈妈怎么了?”

    小小幸又开始问了。

    “你妹妹在淘气呢!”傅执无奈挑眉,想了想如此解释。

    然后三个孩子全都昂着头看着他:妹妹在哪儿?

    “妈妈的肚子里吗?”小小执眨着他与世无争的大眼好奇的问道。

    “是的!”傅执只好承认。

    不得不承认儿子的智商真的是挺好的。

    而女儿已经双手捂嘴:妈妈怀孕了?妈妈要生妹妹了?妈妈——可是妈妈的肚子没有大啊。

    一下子抛出很多的问题,最后又被自己的一个问题给搞晕了。

    傅执那颇为冷峻的脸总算是变了温暖一些,听着女儿的问题,不得不抬手抚了抚鼻梁,然后转头看向洗手间里已经走出来的女人。

    “那是因为妈妈才刚怀孕不久啊。”小幸说着走上前去,脸上若隐若现的温暖感。

    “妈妈,让我看看小妹妹藏在哪里?”小小幸立即跑到妈妈那里要掀开妈妈的衣服。

    小幸拉着裙子:“乖啦,现在还看不到!”

    要被女儿给曝光,慌忙的屈着膝拉着裙摆跟女儿说道。

    “别乱掀,跟弟弟们去玩吧!”

    傅执看女儿要给女人曝光立即就不高兴了。

    于是小小幸在被傅执抱到弟弟面前的时候幽怨的嘟着嘴慢吞吞的往别处去走了。

    小幸站在那里无奈的笑,直到看到傅执那幽深的眼神看着她,她才微微有点盛气凌人,也不看他,只道:借过。

    傅执看到她走到身边想要跟他擦肩而过直接上前把她抓住然后打横抱起,这个动作一起合成:“借什么过?”

    然后就抱着她往楼上去。

    小幸被他弄的没办法:你就不能不这么粗鲁?

    “我哪里粗鲁了?”一脚把门踹开,抱着女人大摇大摆的往里面走。

    “经过我同意了吗你就抱我?”

    “你是我的人,我抱你还需要你同意?”

    傅总的霸道真是显而易见啊,比起她对他那一点点偏见真是——

    “倒是你,是不是越来越看我不顺眼了?”

    “你有危机感?”

    “有点,不过我相信你会让我这种危机感消失的。”

    小幸不说话,他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她只是专注的眼神望着他。

    他说话的时候好自信的,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她。

    她不想说反话气他,但是看着他对他们的感情那么肯定还是有点不爽。

    “前几天我在外地开会还遇上一个不错的伙伴,他长的也不错,吃饭的时候还帮我布菜。”

    小幸靠在床头看着他那渐变冷漠的眼神得意的挑了挑眉。

    “你确定别人嘴巴碰过的筷子再去夹菜给你你还会要?”

    “那有什么?”她的确不会要。

    傅总的眼神微微眯着,颇为忧愁的看着她:卓幸!

    他是在提醒她他真的会生气,她知道的,每当他那么认真的叫着她的名字就是真的对她有意见了。

    “好困,快去放洗澡水,我要洗澡立即睡觉。”

    她翻个身侧躺在那里当大少奶奶,反正是他说的要把他们缺失的时间都找回来,他就必须去给她放洗澡水。

    反正他想把她宠坏,小幸自然会依着他的,并且帮着他把她宠坏的。

    傅执瞪她一眼:到底有没有给你布菜?

    “真小气,布菜也不行?你当初没爱上我的时候不是也给我布菜过?”

    “我是你丈夫,我对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

    “那我让你吃醋也是天经地义的一部分啦?”小幸跟他呈口舌之快。

    他终于笑了一声:“你等着,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她躺在床上看着他去浴室的背影:“你有偷偷把药换掉的本事,我早就知道你的厉害了啊。”

    你还要怎么厉害?

    小幸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刚嘀咕完就发现不太对劲,微微往那里斜了一眼,然后看到他正在看着床上的她。

    那眼神似是在警告她什么。

    小幸立即就不说话了,扯了扯嗓子就躺在床上等着他放洗澡水。

    可是为什么这次做错事的是他,他还是那么嚣张?

    为什么不管做错事情的是谁她都被他吃的死死地?

    难道真的像是圆圆跟华恩说的,一孕傻三年?三孕——

    天啊,想想就可怕,她干脆就成了个傻子嘛。

    被人牵着鼻子走竟然都不伤心。

    傅执放完洗澡水出来后看到她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无奈叹了一声走上前去轻轻坐在她旁边,看着她那温柔的模样不自禁的抬手轻轻地刮了下她的鼻子。

    不能否认的是她睡着的时候温柔好多啊。

    “宝贝,先去洗澡!”

    所以不似是刚刚去放洗澡水之前的冷漠,这一刻他竟因为她睡着时候的样子情不自禁的温柔下来。

    睡着了的人自然不愿意再起来了,她也一样,只是一双手抓着他的手,脸在他手腕那里蹭着。

    完全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子,看的他的心都要醉了。

    “要我帮忙?”他低声道。

    小幸不动,他抬手轻轻地的把她背上的拉链拉开,小幸趴在他腿上一动不动。

    他轻轻地把她抱起来,动作温柔无比。

    只是不想伤到她,她的肌肤如瓷般细腻。

    小幸就那么肆意的靠在他的怀里任由他作为,然后他把她放在浴缸里轻轻地给她洗。

    小幸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

    小幸顿时面红耳赤的清醒过来:“你在干么?”

    “总算是醒了,不过我已经要洗完了,抬腿!”

    他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自己的活。

    小幸木呐的望着他,然后抱起自己的腿,感觉到他在帮她洗立即就要收回却被他牢牢地抓着。

    “别乱动,马上好!”他细心地样子却是让她原本面红耳赤的脸渐渐地平静下来,只是怎么能不害羞?

    于是她拿出百分之一千的耐力来,最后被他抱回床上的时候她已经不好意思在看他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