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内宾客云集,男男女女盛装打扮,端着红酒香槟的工作人员在人群中穿梭。

    今天是沈然和方家千金方梓琪的订婚宴,臻尚从午后两点便开始不再接待客人,尽管宴会厅早在昨晚就已经布置完毕,但臻尚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依旧为着晚上的订婚宴而忙碌着。

    下午六点半,受邀的宾客纷沓而来,这些人多是商界的有为人士,也有少部分是和方沈两家交好的政客,但这部分人都极其低调,并没有什么排场。

    这场订婚宴的主角,一个是近两年名声大起的年轻新贵,一个是背景显赫的方家千金,无论是谁,都足以让这些人放下繁忙的事物欣然前往。

    订婚宴设在第十一层,乃是臻尚最大的一个宴会厅,寓意一心一意。从下车到进门,一路上都有工作人员悉心引领,让人感慨沈然细心的同时又不得不叹服他的大手笔。

    随着时间的接近,到访的宾客也越来越多,渐渐地,偌大的宴会厅内随处可见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谈的人。交际手腕厉害的顷刻间便谈成了一笔合作,想要搭上沈方两家的也在暗自打探着。

    终于,在时针走向七点时,宴会厅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紧接着宴会厅右侧大门缓缓打开,一束白光精准地打在了大门处。在场人纷纷停下了交谈,不约而同地往大门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相携而入。

    沈然单手负于身后,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一身剪裁精良的黑色燕尾服将他的身材衬得修长挺拔,纯白色的衬衣领口扎着一只黑色领结,明明是极其正常的装饰,在他身上却有一种禁欲的美感,令在场不少女宾都心神动荡。

    而令众人好奇已久的方梓琪身着一袭白色齐膝礼服,精致的妆容将她的五官衬得更加明艳动人,如同海藻一般的波浪卷发散在肩头,一枚银色皇冠缀在发间更是点睛之笔。

    就在这一瞬间,两人便成了全场焦点,一个俊美如斯,一个美艳动人。两人相视一笑,在众人或惊艳或探究的目光中走上舞台。

    “感谢各位来参加我和梓琪的订婚宴,当然,尤其要感谢方伯伯的信任,愿意将梓琪托付于我。”说着,沈然朝方父的方向鞠了一躬,也是在此,众人才意识到,这场订婚宴方家只来了两个人——方梓琪的父亲以及方浩。

    尽管这场订婚宴足够奢华隆重,但方家这一举动却让人有些琢磨不透他们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

    没等众人想出个所以然,又见沈然比了手势道:“今天这场订婚宴有些简陋,但我还是希望在各位尤其是方伯伯和大哥的见证下为梓琪戴上订婚戒。”

    沈然话音一落,众人目光纷纷扫向方父,只见方父愣了一愣,随即笑呵呵地同方浩走上舞台然后接过侍者盘中的戒盒亲自交到了沈然手中。

    “谢谢。”沈然微微一笑,取出盒中的钻戒转身面对方梓琪,然后单膝跪地。

    “慢着!”一声厉喝打断了沈然的动作,沈然转过头,视线扫过人群,随即落在大门处。

    一队身着黑色正装的人穿过大门分散到大厅两边,动作有训地将宴会厅里的人群包围起来,个个神情肃穆,虽然手上没有拿武器,光是那阵势便让人知道来着不善。

    然后,又有十名同样身着黑色正装的人走进包围圈,这十人分成了两队,强行把人群分到两边,留下一条足够两人过的通道。就在众人惊怒之时,一名身着铁灰色正装的男人缓步而入,穿过通道,笔直地立在台前微微仰头,英俊的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这么重要的宴会怎么能少了我呢?”

    男人话音一落,人群中立时爆发出一阵议论——

    “这,这不是傅东辰吗?他怎么来了?”

    “是啊,我听说三年前他被赶出傅家,后来就销声匿迹了。”

    “对对,我也听说了,当年傅家那事闹得还挺大,听说傅家老爷子出车祸和傅东辰有不可言说的关系。”

    “什么不可言说?那似乎是个意外事故,要知道出事的除了傅老爷子,还有傅东辰他亲爸!我看呐,和傅东辰有关是假,借机把他赶出傅家才是真。”

    “这我就不明白了,傅东辰再怎么能耐,他上头还有大伯,还有他大哥,为什么要赶?”

    “他们这圈子里的弯弯绕绕你能明白?不管怎么说,都离不开钱权二字。”

    对于众人的议论,傅东辰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紧紧盯着沈然,眼中的情感几乎要将对方灼烧,“小然,你这是打算抛弃我了吗?”

    “抛弃?这是怎么回事?傅东辰和这沈然……”

    “你不知道吗?当年傅东辰为了追沈然,在沈家落难时亲自出面保下沈然,这在s市可不是件小事。”

    “就是,知道许家不?当年就是因为许尤把沈然揍了一顿,结果,啧啧……”

    “奇怪,当年我可是听说沈然把傅家告上了法庭,虽然官司输了,可傅家老爷子和傅东辰的父亲都没得到善终。”

    “啊?还有这事?!”

    “不然你以为傅东辰怎么会被赶出傅家?”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尽管声音都压得很低,但还是统统落入了傅东辰耳中。然而傅东辰却毫不在意,只是静静地盯着沈然,仿佛要把这几年的分别都弥补回来一般。

    沈然在傅东辰如有实质的目光中把戒指套在方梓琪的中指上,随即起身看向傅东辰,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涌进宴会厅,顷刻间便把整个宴会厅乃至傅东辰的人全部包围起来。与此同时,一名身穿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快步走进宴会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