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沾满血渍的指尖动了动,却也只能做到如此,沈然想,这种等待宣判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受。

    皮鞋敲击在地板上的声响顿了一下,只听得那人冷声道:“杀了。”紧接着脚步加快,似是心情有些不豫。

    “是,是,老大您慢走。”刀疤哥点头哈腰地送走老大,直到工厂外的汽车发动离开,他这才冷着脸回到了厂房。

    “操-你妈的!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害老子白忙活一场,白长了这么张脸!”刀疤哥骂咧咧地踢打着沈然,每一脚都落在他的伤口上。

    沈然痛得拧起了眉头,知道今天注定躲不过这一劫,只希望这刀疤哥能给他一个痛快的死法。

    “去你妈的!真他妈晦气!”刀疤哥继续拿着沈然撒气。

    远处,将沈然拖出来的两名壮汉对视一番,然后期期艾艾地走上前用着商量的语气道:“刀疤哥,既然老大都说了要杀了他,不如咱们兄弟三先爽快爽快再送他上路怎么样?虽然脏了点,可这小子长得着实不耐啊。”

    沈然猛地睁大眼,不可置信地看向说话的壮汉。

    “就是,”另一人附和道,“咱们兄弟在这里守了整整五天,在他身上捞点好处也不为过嘛。”

    刀疤哥停下了踢打,若有所思地望着地上的沈然。虽然额头上满是血迹,但那张脸蛋确实吸引人。

    沈然满脸惊恐,他挣扎着想要离开这三个人的范围,却无能为力,连日的高烧已经烧得他手脚发软,更何况他现在浑身是伤,根本动弹不得。

    刀疤哥蹲下-身摸了摸沈然的脸淫-笑道:“哟?害怕了?连死都不怕竟然怕这个?哼!老子偏不让你死得这么痛快!”

    那两人一听就知道有戏,忙跪坐在地上猴急地撕扯着沈然身上的衣服。

    “不……不要,杀……了我吧,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闭嘴!”刀疤哥一巴掌甩在沈然的脸上狠声道,“你也别怨我们,要恨就恨姓傅的那小子,是他不念旧情!”

    衣服破裂的声音伴随着那三人淫-邪的秽语不绝于耳,沈然绝望地闭上眼,孤注一掷地伸出舌头就准备用力咬下去,岂料牙关一阵剧痛,却是下颌被生生被错了骨,再也无法合上。

    刀疤哥气急败坏地扇了沈然一巴掌恶声道:“想在老子面前自杀你还嫩了点!操!”

    破烂的衣服被撕了个粉碎,露出青红交错的伤痕,沈然睁开空洞的双眼,喉间发出绝望的‘赫赫’声。

    那两名壮汉不敢打头,只得胡乱舔着沈然身上还算完好的肌肤,甚至还有个壮汉凑到沈然嘴边伸出舌头在他口腔里一番搅动,然后又低下头亲吻着他的颈侧。

    刀疤哥起身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手下玩弄着沈然赤-裸的身体,下-身也渐渐起了反应。他冷冷地笑了一声,解开裤子露出了那蓄势待发的凶器。

    两名壮汉机灵地一左一右拉开沈然的双腿,刀疤哥满意地笑了笑,他半跪在地,扶着自己的硬物抵在了沈然身后。

    沈然双眼暴突,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他拼了命的想要逃脱,那无力的身体却仅仅是抽搐了一下,最终没能逃脱撕裂般的痛楚。

    ……

    沈然的双眼已经完全失去了神采,只隐约能看见模糊的轮廓在自己身上晃动,身后那处早已经没了知觉,无法闭合的嘴里满是白色液体,甚至还有些混合着唾液从嘴角流了出来,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却让他觉得连死都是奢望。

    沈然记不起自己是第几次被进入,也分不清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是谁,这一刻,除了死,他别无他想。

    终于,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远,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最终沈然如愿陷入一片黑暗……

    ******

    典雅奢华的卧室内被顶上的水晶吊灯照得异常明亮,柔软的K-SIZE大床上,两具j□j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形成一道旖旎的风景,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渐渐将粗重的喘息淹没,随着上方人一阵剧烈的抽动,下方人腰腹猛地高弹而起,却是同上方人一起达到了极致的欢愉。

    毛发焦灼的味道混合着浓烈的腥檀散发到空气中,一缕青白的烟雾在即将挥散前抖动了几下,继而消失不见,只余下一根深蓝色的烟头,那米色的纯手工地毯也被灼出了一个黑洞。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