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傅东辰借着胳膊被打断后仰躲在地的机会,眼角斜向沈然所在的方向,仔细观察着沈然的反应。沈然微低头咬破下唇紧握双拳,甚至将他握到双拳中被指甲刺破有血流出的情景都一一看在眼中,傅东辰终于心中一松,沈然的表现完全不是表面那么冷静,看来,自己的苦肉计成了。

    感觉猛药已下足了的傅东辰给了陆先生一个眼色,紧接着一声痛呼又给早就守在外面的手下发了个接应的暗号。

    ‘砰’一声巨响,却是武道场的大门被人从外面踢开。沈然偏头看去,只见几十名穿着统一的男人冲进武道场,敏捷狠辣的身手将场面迅速扭转,即使抓自己的这些人带着枪,也没能起多大作用。同沈然记忆中的一样,陆先生那帮人很快就被控制住了。而身后那名拿枪威胁他的男人,也因为陆先生的命令不得不放下枪抱头蹲地。

    傅东辰推开意欲扶住他的人一瘸一拐地朝沈然走来,沈然沉默地望着傅东辰,他的身体和记忆让他无法对傅东辰冷静以对,但精明的大脑却高速运转分析着,思索着这个时候他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能做到既不会让傅东辰起疑,又能让自己在极端的克制下不要疯狂。

    一身脏污的傅东辰忍着身上的疼半蹲下-身,他伸出手抚上仍然显得有些愣愣的沈然的脸,想要擦掉那碍眼的血迹,手上却猛然一痛。

    “别碰我!”沈然狠狠地拍开傅东辰的手,面色扭曲到有些狰狞,就连身体也在微微发颤。他抬手狠狠蹭掉被傅东辰碰触过的地方,胃里一阵阵的作呕,临死前的那番折辱终究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傅东辰的手僵在半空,脸色有些难看。

    沈然暗呼一声糟,虽说他不想按重生前的剧本走下去,可最起码眼下这里,他还得靠傅东辰给他挡掉些麻烦,再加之他的手上还没有任何势力,不能现在就和傅东辰闹翻。

    抬手擦掉脸上的血,沈然强压下心中的作呕的厌恶,带着僵硬的笑容道:“你身上有伤,我怕不小心碰到你伤口。”

    沈然的反应完全超乎了傅东辰的预料,虽说沈然先前答应了同他交往,可平日的态度依旧是不冷不热的,不然他也不会在同那家人达成协议后,借那家人的势力和人手顺道设计这么一场绑架事件来俘获沈然的心。

    可没想到沈然的态度只比往常好一点,全然不是自己想的热情,难道……沈然察觉到什么了?不,如果真察觉出什么,以沈然的高傲,即使不当场就给他甩脸子,也不会说出担心碰到他伤口这话。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做得还不够?

    傅东辰微微眯起眼,眼中的冷酷之意越加浓烈,沈然越是如此高傲,他就越想要征服沈然,以往那些自己亮明身份后就迫不急待贴上来的男男女他早就看厌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沈然的冷傲踩碎在地。想像着他彻底臣服在自己身下时,求着自己上他的情景,傅东辰觉得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妙!

    傅东辰微微一笑,强忍着手臂上的剧痛温柔道:“没事,这些伤不算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来,我扶你起来。”

    当傅东辰的手碰上沈然的那一刻,沈然的身体不由控制地打了个激灵,那些黑暗的记忆再次浮了上来。这种程度上的碰触不单单是身体本能会恐惧,就连胃里也是一阵阵的翻涌,若不是他强力克制,恐怕会当场就呕吐出来。

    沈然冷着脸避开傅东辰的碰触,心里一阵烦闷。不过他倒也不担心傅东辰因自己这些动作就翻脸,跟了傅东辰四年,傅东辰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身边的人能踩的底线在哪里,他恐怕比傅东辰自己都清楚。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没被傅东辰弄上手,以傅东辰的性子,再怎么恼火都会忍着哄着自己。毕竟,傅东辰可是把男人那种‘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卑劣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傅东辰脸色微沉,但还是耐着性子忍着胳膊的痛,问:“小然,你究竟怎么了?难道这些人对你做了什么?”说着一只能动的手向着沈然身上摸索起来,想要确认他身上是否有自己没看到的伤处。

    沈然脸上平静无波,他觉得他心里就像住了一头嗜血的猛兽,那在自己身上移动的手令他如坠冰窟,心底却仿佛有毒蛇在噬咬,想要撕开身边这些人的喉咙,将他被那间昏暗肮脏的厂房中所带来的恐惧全部借着鲜血发泄出来。

    嘴角微抿,沈然故作不经意地往已被制住的陆先生等人瞥了一眼,随即躲躲闪闪的避开傅东辰的目光,面色难堪,他紧抿着唇,身侧的拳头也握得死紧。

    傅东辰心下一沉,眼带冷意的瞥向被压制住的陆先生等人,沉声道:“他们对你动手脚了?”

    沈然闭上眼,冷淡的脸上露出少见的屈辱,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傅东辰霍地起身,面色阴狠,心中怒到极点,蒋家的人未免太不识相,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对沈然动手!连他傅东辰看上的人也敢动,这和给他头上戴顶绿得发亮的帽子有什么区别!除非是他玩腻了不要的,否则京城和S市还没人敢动他看上的人。

    难道蒋家以为自己现在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吗?别忘了,他们蒋家做那事的证据还在自己手里。

    感觉到落到自己身上那阴冷得有如实质的目光,陆先生立觉不妙,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人捂住了嘴,只见傅东辰冷冷道:“把他拖出去,剩下的人,谁碰过沈然一指头,就把手给我剁了!”顿了顿,又补充道,“舌头也割了!”

    傅东辰话音一落,在场之人除了沈然无不惊诧,沈然却仍不在意,他赌的就是对傅东辰的了解,算计的就是傅东辰现在对自己的心思。

    手下的那些人仅愣了一瞬,便手起刀落,那些人连反抗都来不及做,右手便被砍了下来,紧接着又是舌头,惨叫声不绝于耳,喷出的鲜血染红了原本的米色地板,整个场面犹如修罗场一般。

    沈然漠然地望着场中的血腥,心里不住冷笑,一种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那扭曲的快意和鲜血的刺激令他心中扎根的仇恨种子犹如得到甘露灌溉,瞬间长大。他突然觉得这画面有种极致的美感,就连那原本他最不喜欢的鲜艳红色也不再显得那么刺眼。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那姓陆的被傅东辰的手下带出去了,不然狗咬狗的场面应该会更精彩!

    沈然从地上站起身,强力克制住自己对人身体靠近时的厌恶轻轻扶上傅东辰受伤的手臂,他的脸上透出些关怀,清冷的声音也有着能被身边人感知的心痛:“走吧,我不想呆这里,你的伤需要及时治疗。”

    傅东辰点点头,心中高兴不已,沈然性子冷淡孤傲,本身又不喜欢男人,碰上这种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