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傅东辰被沈然问得有些心虚,他精心设计这场绑架案,演了这出苦肉计可不是让沈然来怀疑他的。想到这傅东辰不禁有些恼恨姓陆的,若不是他阳奉阴违,兴许他的计划说不定也成功了,这让傅东辰更加坚定了要除掉姓陆的心,只是眼下还要先消除掉沈然的疑心才是。

    傅东辰想了想,故作苦恼道:“我也不知道,当初同姓陆的竞争一项合作时,我特地找人去查过,对方的确只是经商的,和他有牵扯的几个政界人也无非是一些小干部……”说到这傅东辰突然转口问道,“小然,你父亲有给你留了什么东西吗?”

    沈然眉头微蹙,眼中那丝温和迅速褪去,只余下冷淡之色。

    见状傅东辰的面色有些尴尬,他清咳一声道:“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相反,我也很好奇对方为什么会找你要东西。”

    “没有。”

    “嗯?”傅东辰有些反应不及。

    沈然冷着脸说:“我父亲什么都没来得及为我留下。”

    “对不起,”傅东辰歉意道,“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了。”

    沈然摇摇头,不予置评。

    傅东辰吐出一口气皱眉低喃:“东西……留下的东西……”

    沈然移开目光,嘴角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傅东辰真是演得一手好戏,前世的他因为担心傅东辰,被他几句话就糊弄了过去。现在,呵——他倒要看看傅东辰怎么把这个漏洞圆过去!

    也不知傅东辰联想到了什么,他身上的气势徒然一变,眼底也泛着股狠意:“那个混账东西!竟然妄想编造一个莫须有的东西来挑拨我和你的关系,我就说他明知道我的手段还弄出这种绑架的事,原来还留了这么一手!看来砍了他那帮人的手还真是便宜他了!”

    沈然心中冷笑,面上却道:“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挑拨离间?”

    “肯定是这样!”傅东辰笃定道,眼中的狠戾还没有完全褪去,“你父亲的事才过不久,而我们也才刚刚确定关系,他们应该是查到我出面保你这事,所以才会找你要什么东西。不说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就算是有,这也无异于直接触犯到了你的禁忌。如果你因此对我产生怀疑,那我们好不容易才确定下来的关系很可能就……”傅东辰咬咬牙狠声道,“该死的,差点让他钻了空子!”

    说起出面保他这事,沈然也觉得傅东辰这人对自己够狠,父亲倒台那会儿,曾经那些同父亲交好的政友纷纷抽身而退,巴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也生怕毁了自己的仕途,这从中更不乏落井下石的人。

    父亲的财产被尽数充公后,他除了能带走几身衣服、教科书以及不值钱的相框,其余的通通打上了封条,就连他的手机也被充了公。母亲虽然给他留下了一笔钱,但也不多,无非是他从小到大的压岁钱,他精打细算的在学校附近租了间还算便宜的单身公寓,结果第二天检察院的人就上门传他去问话,内容无非也就是他租房子的钱从何而来。

    幸好母亲留了一手,把存进去的每一笔钱的明细都打印了出来,还找熟人帮忙做了公证。他还记得自己拿出这份证据时,那些人的脸都绿了,最后不得不放他回去。但他们却没死心,三天两头找他过去传话,还说父亲生前贪污的款项中有一笔钱去向不明。

    沈然知道这些人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而父亲那未知名的对头恐怕更是恨不得将他也弄进监狱去。那段时间他的心情一再坠入谷底,想要查却也因为手上没有可用的势力而无从查起,更何况他自己当时都是一身麻烦。

    然而就在这人人自危,生怕惹上一身腥臊的时候,傅东辰出手了。

    傅东辰并不是S市人,本家在京城,爷爷是当年抗战的老红军,在京城也是跺跺脚就能震三震的人物,他的父亲是军区司令员,属中将级别,他的二叔、大哥以及堂兄也都有官职在身。如果傅东辰当初参了军,或者从政,以他的家族背景,现在恐怕也是有些实权,偏偏他却选择了经商。尽管如此,却不能否认他背景强大的事实。

    傅东辰的根基虽然在京城,但以他那样的背景,要出面保沈然谁敢不给面子?不过保是保下了,傅东辰却也因此得罪了上头的人,还连带给傅家惹了不少麻烦,若不是傅家根基深,老爷子的地位高,傅家指不定也被沈家连累得倒了抬。

    家是稳住了,傅东辰却被老爷子连夜召回京城,上了通家法不说,还差点把他从户口本上除名,也亏得他大哥替他求情,再加之他又是最受傅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