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沈然沉默了一瞬才说:“我快毕业了。”

    傅东辰一开始没明白沈然话里的意思,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要准备毕业论文是吧?”

    沈然抿着唇,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这东西也确实麻烦,”傅东辰道,“不过你才刚升大四,用不了这么赶吧?”

    沈然偏头看向窗外,却是不再搭话了。

    “行了行了,你准备就准备吧,好不容易才哄得你和我说话,别又闹了别扭,”说着傅东辰转过身再次发动了车子随后问到,“早餐吃了么?”

    “去学校吃。”

    “我就知道,”傅东辰拿过副驾驶上的袋子反手递给沈然,“吃吧,特地给你带的,还热着。”

    沈然迟疑了一下,还是尽量避开傅东辰的手接过了袋子,一股生煎包的味道扑鼻而来,还有一杯热豆浆,难怪他刚才上车时闻到一股子食物的味道。

    黑亮的兰博基尼打了个转弯,直接往学校的停车场开去。傅东辰头也不回道:“赶紧吃吧,第一堂不是你最喜欢的那个教授的课吗?赶紧吃完还能去占个好位置。”

    知晓不能做得太过,沈然忍着心里的厌恶打开了餐盒,硬逼着自己吃下两个生煎包,然后关上盖子喝了几口豆浆,最后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角道:“谢谢,我去上课了。”

    傅东辰收回目光不满道:“吃这么少,难怪这么瘦。”

    沈然面无表情地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傅东辰忙探出窗外喊道:“中午下课等着我,一起吃饭。”

    沈然顺手扔掉手里的袋子,脚下没有丝毫停顿。

    傅东辰眯着眼看了半响,直到沈然消失在转角才轻笑一声开车离去。

    傅东辰这人一向是言出必行,中午下课,沈然毫不意外地在校门外看见了傅东辰的车。他心里一阵烦闷,还是耐着性子往前走了一段才上车。傅东辰早已习惯沈然这样,不过习惯归习惯,他还是喜欢就等在校门外,哪怕最后要忍着蜗牛爬的速度往前开一段。

    对沈然来说,只要有傅东辰在,吃什么都味同嚼蜡。好不容易磨蹭完一顿饭,又陪着傅东辰坐了会儿,才得到这尊大神大开尊口送他回公寓,但也仅限于楼下,之后傅东辰便回了公司。

    沈然觉得一旦心态改变,对待事物的看法也就随之而变。重生前傅东辰能抽个时间陪他吃顿饭,他就觉得异常满足,而现在,仅仅是一顿饭下来,便让他觉得身心疲惫。爱和恨仅在一念之间,但此间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

    打开门时,第一眼见到的便是一脸正直的阿烈,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饭香。阿烈主动接过沈然的包面带恭敬道:“饭菜已经做好了,少……阿然洗洗手就能吃,”顿了顿,阿烈又补充道,“如果你还没吃的话。”

    沈然挑挑眉,换上鞋走进客厅,只见脱了漆的茶几上摆着三菜一汤,上面还冒着热气,不过菜明显有翻动的迹象,沈然猜测自己没回来的这段时间,阿烈应该是又回了两道锅的。不过他不会做菜,厨房也没有添置任何厨具……

    “外面的多有不卫生,正巧我也会做些菜,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添置了这些东西,请原谅。”

    “谢谢,”沈然抬脚往厨房走,头也不回道,“盛饭吧,我洗个手就来。”

    沈然洗了手回来茶几上已经摆了两碗米饭,筷子也是整整齐齐的架在碗上,而阿烈则是立在桌前,一副等他入座的样子。兴许是回到自己住处的缘故,沈然心情也没有刚才那般抑郁,中午和傅东辰那顿他根本就没怎么吃,现在看着这些倒也有了点胃口。

    沈然招呼了阿烈一声便率先坐下了,他每道菜都尝了一口,咸淡适中,虽然比不上酒店里的那些大厨,但味道也还好。见阿烈一副紧张样,沈然淡淡地笑了笑,“味道很好。”

    阿烈呼出一口气,这才端起了碗。

    吃过饭阿烈主动承接了扫尾工作,沈然则是回了房间继续看剩下的文件,正巧他下午没课。昨晚他就通知过王宇城今晚把那几个负责人召集起来再开一次会,所以他必须在晚上之前把剩下的全部看完,而关于分堂接下来的发展,他心里也有了计划。至于父亲倒台那事,王宇城已经着手在查,而傅东辰那边,等他先把分堂位置坐稳了就可以开始处理了。

    晚饭自然又是阿烈准备的,依旧是三菜一汤,吃过饭沈然估摸着时间便带着阿烈出了门。到达会议厅时,王宇城等人已经全部到场,这次也没有故意给沈然难堪,而是规规矩矩地唤了声‘沈少’。

    沈然应了一声,率先走到主位上坐下,见众人都端正坐好后才开口说:“这两天分堂的资料我都看过了,今天叫你们来,也主要是为了咱们分堂以后的发展。”

    “发展?”九指嗤笑一声道,“难道沈大少对咱们分堂的现状不满意?”

    沈然瞥向九指冷淡道:“在我没有允许你开口前,请你管好你的嘴。”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