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腕表上的阿烈,许尤脸色煞白,他知道阿烈口中的人彘是什么,没有五官,没有四肢,被塞进坛子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仅仅是想一下他都觉得毛骨悚然,如果自己真的变成那番模样,他想不仅是他,母亲也会疯的。也许,这些人只是想要资料而不是想要他的命呢?

    许尤咽了咽口水,就在阿烈冷着脸站起身时,他用尖锐的嗓音喊到:“不要!我说,我说!不要割我的手,我不想当人彘,我说。”

    阿烈将水果刀扔到一旁,居高临下地盯着许尤,“说,敢撒谎我立即把你做成人彘。”

    许尤害怕地缩了缩脖子,颤巍巍地报了个地址。

    沈然默了默,他对阿烈说了句‘等等’,然后摘掉耳麦拿出了手机。

    拨通方浩的电话,沈然没等对方开口径直道:“东西在许家客厅的挂画后面。”

    电话那头的方浩沉默了两秒,道:“等我消息。”

    沈然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现在许家被人监视着,找东西的话,明显方浩混进去的人要方便很多。

    沈然重新戴上耳麦,对阿烈道:“把他胳膊上的伤处理一下,拿到东西再进行下一步。”

    阿烈对着摄像头的方向小弧度地点了下头,然后指挥着下属给许尤处理伤口。

    知道自己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许尤暗自松了口气。现在他们家被人监视着,这些人要想拿到东西恐怕还要布置两天,这段期间他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他必须找个机会逃出去,然后通知母亲把藏的东西转移。原本他是打算随便编一个糊弄这些人的,但是又害怕自己没能逃出去,这些人发现自己上当后难免会他们会更加气愤,到时候就不利于他逃出去。

    许尤的这一番思量无疑是最真实而又最有效逃出去的方法,然而,他却不知道,就在他将藏匿地点说出来的一个小时后,沈然接到了来自方浩的电话,东西拿到了,正是他们想要的。

    沈然笑了一声,和方浩说了几句便挂断电话,这一次他并没有摘下耳麦,径直对阿烈道:“阿烈,你回来,清理现场,放消息,进行下一步。”

    阿烈对房中的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然后一边掏手机,一边向外走去。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沈然关掉显示器站起身,这时阿烈正巧开门进来,见着沈然,他点了下头道:“消息放出去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

    傅东辰有些烦躁,好不容易给许父定了罪,正准备逼问他以前留的资料在哪时,却收到对方在狱中自杀的消息。他让人压着许父自杀的事不告诉许尤母子,派人监视他们,同时不断给他们放外界的消息施加压力,为的就是逼他们带着东西来找他谈判,没想到人没逼来,却收到许尤失踪的消息。

    傅东辰震怒,将看着许尤母子的人训斥了一通,又马不停蹄地派人出去找许尤。许母是块硬石头,死活不肯交出东西,他只有从许尤身上着手。

    因着帮过蒋家的人扫尾,又把许父拉上了这个位置,以许父的性格,手上肯定留了一些关于他和蒋家有往来的证据。以往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他也没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不一样。他好不容易才和沈然缓和了关系,正一点点攻破对方的心房,一旦这些证据落到有心人手上然后泄露给沈然,那他好不容易和沈然维持的关系只能面临崩盘的情形。

    傅东辰之所以报复许家,不仅仅是因为许家找人暗杀他这事,也为了逼许父用这个东西和他谈判。他知道如果一开始就找许父要东西,他就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他要掌握主控权,就得先把许父拉下来。但千算万算,没算到许父竟然会在狱中自杀。情形居然和沈然的父亲离奇的相似。

    想到这傅东辰心里更加烦躁,这时候他突然想找沈然说说话,哪怕见一面也好。然而,他还没走出办公室,又猛然想起这时候的沈然应该是在尚武跟着秦教练学功夫,一般这种时候沈然是不会喜欢被打扰的。他之前也在沈然学拳的时候过去过几次,但每次都被沈然冷脸哄了出来,于是也就养成了不在这个时间点去打扰沈然的习惯。

    傅东辰走回办公桌后坐下,看着桌上一堆待批的文件,他又觉得无比厌烦。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傅东辰扔下刚打开的文件拿过手机,来显是陆明,他想也没想径直按下了接听“怎么样?”

    “傅少,有许尤的下落了,他离家后跟着李正去了李正在郊区的别墅,然后又被一帮人抓走,地点已经查到。”

    “很好,多带点人,务必把许尤带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因为27号有一场很重要的面试,而之前有承诺过另一篇文的读者26号会双更,结果那篇文更完时已经凌晨两点,这篇就没来得及写,非常抱歉。这一章是27号的,今天的,也就是28号的晚上更╭(╯3╰)╮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