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沈然第二天早上是在自己房间里醒来的,昨晚给傅东辰做了宵夜后趴在桌上原本只是想演演戏,没想到最后竟然真的睡着了。至于他怎么回的房,不用想也知道是傅东辰的杰作。

    沈然看了看时间,早上八点,也不知道傅东辰有没有出门。他在床上躺了十分钟,然后才起床换衣服洗簌,出房间已经是八点半了。经过傅东辰房间时,沈然特意看了看,房门大开,屋内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显然床铺的主人早就起了床。他又偏头看向书房,发现往日紧锁的房门此时竟是虚掩着的。

    沈然忖了忖,然后缓步走向书房。他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他顿了几秒再次敲了两下,依旧没有回应。见状他也不再犹豫,径直推开了房门。书房中的布置和记忆中的一样,占了一整面墙的书架、深棕色的书桌、豪华真皮转椅、长沙发等等,就连摆放的位置也和记忆中的没有出入。

    沈然沉默地注视了书桌上的电脑两秒,而后勾了勾嘴角退出书房。对傅东辰来说,整套公寓中书房是旁人无法涉足的禁地,除非对方已经深得他的信任。上一世他被傅东辰演的那些戏码所打动,对他也算是掏心挖肺,自然就得到了他的信任。甚至有时候他还会把自己也叫去书房,一个办公,一个看书,兴致来了时还会抱着滚几下。而这一世……

    沈然冷笑一声,抬脚往楼下走去。他不相信傅东辰会这么快就把自己归纳为信任的人之中,故意不关书房恐怕还是想试探他一下。不过不论是不是试探,都足以证明他在傅东辰心里的位置已经开始变了。

    下楼后沈然径直去了饭厅,饭厅内依旧没有傅东辰的身影,倒是餐桌上摆放着一碟蒸饺、一份小菜以及一个盖着盖子的盅,一张浅黄色的便签条贴在盖子上,沈然随手揭过看了看,是傅东辰留的,无非是叮嘱他好好吃早餐外带中午会回来做饭之类。沈然不甚感兴趣的把便签条揉成一团,顺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内。

    沈然揭开盖子为自己盛了碗粥,然后在餐桌边坐下慢条斯理地吃起了早餐。这一整天沈然都没有课,吃过早餐他便直接回了房间,至于餐桌上那些就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沈然几乎是在财经新闻和股市信息上面度过的,约摸十一点的时候,傅东辰来了通电话,表示中午和下午都不能回来,让沈然叫外卖。

    对此,沈然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如今颠覆鹰帮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而傅东辰也开始上钩,他相信只要闲着,傅东辰一定会想办法把最后一件事做了,所以就算傅东辰没事,他也会想办法弄出点事来牵绊他,直到鹰帮完全覆灭。

    中午沈然并没有叫外卖,而是直接去找了阿烈。两人随意吃了些东西便去了尚武,又在尚武呆了两小时才转去了夜之都。

    因着有沈然的交代,堂主王宇城早早就等在了办公室,沈然和阿烈到时,顾青正和王宇城汇报些什么。见着沈然,顾青挑挑眉,还未开口便看见紧跟在沈然身后的阿烈。顾青立即收起戏谑微垂下头:“沈少,烈哥。”

    沈然点点头在王宇城对面坐下,也不避讳顾青,径直问道:“阿烈告诉我义字会那边约了晚上见面,我想知道那边会是谁出面。”

    “义字会?”顾青惊讶道,“沈少您要和义字会的人见面?”

    阿烈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理解沈然为什么会当着顾青的面直接提了义字会的事。阿烈不动声色地扫了眼顾青,眉间褶皱更深,看来沈然应该在他不在的时候和顾青接洽过了。阿烈松开眉头垂下眼,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还有不到两个月他就必须回总部,这边自己暂时无法帮助沈然什么。顾青是王宇城的心腹,也的确值得沈然信任,加上那位新上任的东区负责人,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沈然已经开始在发展自己的势利,也就是说,也许自己还没回总部沈然便不需要自己的帮助了。

    想到这阿烈莫名有些惆怅,秦贺的身体越来越差,恐怕时日无多。若秦贺去了,他唯一能报恩的也只有沈然,但到时沈然已经不再需要他的帮助,他又该找谁报恩?

    在场三人都不知道阿烈心中的思虑,听得沈然的话,王宇城立即回道:“最近义字会的会长似乎有了隐退的意思,帮会里的事物都是他的儿子在打理,晚上也应该是他儿子出面。”

    沈然的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道:“儿……子?”

    “没错,”反应过来的顾青接话道,“据我所知,义字会的会长并非是什么隐退,而是身体欠佳。人么,年轻的时候不懂得把持,内里都掏空了,才六十不到的人就跟七八十的没什么区别了。”

    沈然笑了一声,挑眉看向顾青,“你倒是知道的不少。”

    “随时把握对头的第一手资料是我的职责。”

    “是吗?”

    “是的,”顾青笑吟吟点头,而后走近沈然弯下腰在他耳边轻声说,“呐,沈少,我还知道昨晚傅东辰约了几个条子那边的高层吃饭,之后又去了鹰帮的一家夜场,一向玩的开的他破天荒的没有叫MB或是小姐……”

    阿烈走上前揪住顾青的后领把他拉离了沈然面无表情道:“好好说话。”

    顾青似乎有些怕阿烈,忙僵直着身体说:“是,烈哥。最后傅东辰好像和那几个高层谈崩了,离开时脸色很差。”

    沈然沉默地看了阿烈两秒,最后点点头:“我知道了,义字会那边约的地点在哪?”

    “海天阁。”

    ******

    海天阁。

    因着顾及着阿烈的身份,沈然并没有带他赴约,而是带的堂主王宇城。

    海天阁是义字会名下的一间餐厅,这间餐厅主打海鲜,在S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海鲜馆。作为S市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