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噩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建业城里的确是出大事了,就在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之时,刘满派兵围了皇城,又封锁了城门,如今整个建业城都在他的控制之下,甚至连谢府门外都被士兵给重重包困了起来,府中众人不得出入,这才惊煞了一干人等。

    如今谢府中只剩下一干老弱妇儒,谢栖芳兄弟俩去了学院,谢瑾鸿更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去了,压根就指望不上。

    谢昭得知这个消息脸色已是变得煞白,她紧咬着舌尖,直到尝到一丝甜腥味后这才缓缓镇定了下来。

    一旁的谢玫却已是惊得晕了过去。

    谢昭却也顾不得她了,只一把攥紧了绿珠的手腕,“祖母她们眼下在哪里?”

    “大夫人与大少夫人还有几位姑娘都在老夫人的正明堂,这才让奴婢来请了姑娘过去。”

    在谢昭的镇定之下,绿珠的情绪这才缓和了几分,只是说着话牙齿仍然在打着颤,与他们这些人而言,若是谢府有个什么意外,那无疑于是他们的天都塌了下来。

    “走,去正明堂!”

    眼下谢玫晕着不好挪动,谢昭只得吩咐她的丫环照顾好她,转眼便带着绿珠与墨玉出了苑门,一边走还一边问着绿珠,“若是宫里都被围了,消息是怎么传到谢府的?”

    “是皇后娘娘,”绿珠咽下一口唾沫,小声道:“在宫里刚被围时,皇后娘娘趁乱遣了位公公来谢府报信,可眼下谢府也被围了,这位公公已经出不去了。”

    绿珠只陈述她听到的消息,其他什么的她根本不知道,甚至也不明白为什么皇宫与谢府会在一夕之间被人给围困了,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事,其他士族大臣的府邸不知道是不是也如他们一般?

    刘满……

    谢昭在心里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眸色不由变得黯沉了起来,她早就觉得这人不一般,既有胡人的勇悍,却又带着几分如狼似虎的狡诈。

    可他明明已经投了南齐,如今这般又算什么?难不成他还想逼宫自己做皇帝不成?

    当真是个笑话!

    谢昭心思满腹,可脚下却不敢有丝毫迟疑,带着两个丫环如风一般地卷进了正明堂。

    廊下早有丫环候着,见着谢昭远远而来便向里通禀了一声,等到她走近了已是伸手撩起了秋香色的潞绸帘子来,“二姑娘快请!”

    “嗯。”

    谢昭点了点头,脚步却是微微一顿,目光扫了扫站在廊下的一众丫环婆子,虽然她们都敛眉低首,却不难发现有的人肩膀在轻轻颤抖着,显然心中也是极度惶恐不安的,毕竟谢府被围是大事,宫中的事情他们或许不晓也关心不到,可眼下谢府的存亡安危却是与他们自身的利益安全息息相关,若是没有一点动容与感触却是不可能的。

    “你们放宽心,定会没事的!”

    谢昭的嗓音清亮却有种镇定人心的力量,她尽量扯出一抹宽慰的轻柔的微笑,这个时候安抚人心也是重要的一环,不然外面的事情还没探个明白,谢府里面却先乱了,这可是大大的忌讳。

    “是,二姑娘!”

    好些人都抬起了头来,眸中虽然噙着一抹泪水,可看着谢昭如此淡定从容的微笑,不知怎么的,心中的不安好似都消散了不少,纷纷对着她行了一礼。

    谢昭点了点头,这才转身进了正明堂。

    屋里的气氛有些压抑的沉闷,只有窗下几案上的填鸭描金香炉中升起一阵阵清烟来,谢昭在紫檀底大理石纹的屏风前微微停驻,又理了理衣襟,这才气度端仪地跨步而进。

    一见着谢昭来了,大长公主已是忙不迭地对她招了招手,“阿妩,来!”

    “祖母!”

    谢昭上前一通见礼后,人已是走到了大长公主跟前来,便听得大长公主皱眉道:“如今宫中竟是被刘满这厮带兵给围住了,元姑派的人匆匆而来也只是给咱们递了个话,眼下还不知道宫中情形如何?”话语里俱是担忧。

    饶是宫中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大长公主还是很镇定,只是她的镇定又与谢昭不同,那是带着历尽千帆之后沉着与淡定。

    付家作为新兴的皇室,这几十年来哪里没有历尽沉浮,看尽白眼,而大长公主还未成就如今的这等荣耀之前,也不过只是付家当年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姑娘。

    “祖母,那个前来报信的公公在哪里?”

    谢昭握住了大公主伸来的手,又转头看了一眼在坐的谢家女眷。

    王氏与陆氏婆媳虽然眸中隐含担忧,可到底还沉得住气,谢栖霞有些焦虑的模样,崔夷姜不由得在旁安慰了几句。

    谢孟姬倒是随侍在大长公主一侧,只是低垂着眉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袁氏是一脸的紧张,有些坐立不安的模样,谢玟倒是向她递出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只将母亲的手紧紧握住以此来缓解心中压抑的不安和担忧。

    这样一看,谢昭便微微松了口气。

    谢家的女眷还算沉稳,即使袁氏这个心理素质不太好的眼下都稳住了,只要大局没乱,弄清楚了前因后果,或许还有可能力挽狂澜。

    “被我安置在了后院,他也不清楚眼下宫里的近况,你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的。”

    大长公主摇了摇头,仿佛想到什么眸中恨意浓浓,话语里忿忿不平,“那等蛮夷,陛下收留了他就是好的,没想到竟然不知道知恩图报,还敢干下这等事情,当真是可恶至极!”

    一旁的谢孟姬目光闪了闪,似乎极力压制着什么,可片刻后她却是猛然抬起了头来瞪了谢昭一眼,这才咬唇跪在了大长公主跟前,仰头道:“曾祖母,孟姬心中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长公主微微皱眉,眼下这个当口真该是大家共商良计之时,谢孟姬却这样不识规矩地出来打断,她心中已有不悦,刚要斥责两句却觉得手中的一紧,抬头一看竟是谢昭握紧了她的手。

    “祖母,孟姬既然有话要说便让她说吧。”

    谢昭淡淡地瞥了一眼谢孟姬,心知她说出口的必不是什么好话,不过要是让她就这样憋着心里也定是不痛快,索性就一次都说出来。

    见谢昭这样说,大长公主便抿了抿唇角,对谢孟姬点头道:“好,你说吧。”

    谢孟姬咬了咬牙暗自不甘,没想到她连一个说话的机会都要谢昭给才能有,心里的怨愤更是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刹那间那久埋的话语便从舌间倾泄而出,只听她高声道:“曾祖母,孟姬以为今日谢家有这场祸端全是二姑姑之过!”

    话语一落,满室寂静。

    谢昭微微眯了眯眼,而大长公主拨动着手中的捻珠,面上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陆氏觉得羞愧难当,赶忙就站起身来喝止道:“孟姬,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平日里我对你的教导你都吃到肚子里去了,竟然敢在此间非议长辈?!”

    王氏拉了拉陆氏的手,沉声道:“你且先坐下!”又看了谢孟姬一眼,嗤笑了一声,“我倒不知咱们这一房还有个这般心大的庶女,污了阿妩对你有何好处?”说罢又转向大长公主,“老夫人,孟姬这般不分尊长,理应惩处!”

    一旁的袁氏听了这话却有些激动了起来,也不管谢玟扯着自己的衣袖不让自己说话,挣开站了起来,附和道:“老夫人,媳妇觉得孟姬说得有道理,若不是……”看了一眼坐在一旁脸色如常的谢昭,心下也在嘀咕这丫头是不是真的没听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把心一横便接着说道:“若不是刘满求娶阿妩被拒,想来今日也不会这般,他定是一直怀恨在心,如今这一朝发动必是要报复咱们家啊!”

    谢昭轻轻扯了扯唇角,目光盈盈地转向袁氏,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那依太太所说,眼下该如何是好?”

    谢栖霞都被这样的转变吓呆了去,只崔夷姜焦急地看了谢昭一眼,轻轻唤了一声,“阿妩!”手中的绢帕却是已经捏紧了。

    她们这样的贵女说来高人一等,可真到了家国存亡社稷安危的时候,也是经常被用来作为联姻的对象,虽然刘满出身蛮夷,但若真是因着谢昭之故才生了这场意外,也便只有谢昭嫁了他才能破解如今的局势。

    或许到时候被这些言论所逼,谢昭不想嫁都得嫁了。

    崔夷姜这是在为她担忧。

    或许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却没有说破,只是眼下被谢孟姬与袁氏给点了出来,无疑是在众人心中已经燃起的小火苗上又加了一把柴。

    谢孟姬唇角微翘,没想到她这话头一起袁氏便自动自发地给接上了,真是让她省了许多的麻烦。

    “这……”

    袁氏悄悄地瞥了一眼大长公主,见她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且低垂着目光只老神在在地拨弄着手中的念珠,似乎已经默许了她的行径,不由心中大喜,连胆子也大了几分,只看着谢昭眸中泛泪,好似一脸不舍的模样,“阿妩,我虽然疼惜于你,可真到了这种关头,少不得你也要为这个家考虑几分……”说罢拿了丝帕沾了沾眼角,“怕是要委屈你了。”

    谢昭轻轻笑了笑,并没有回应,一旁的谢玟却已是急得跳了脚,只拉了袁氏的衣袖道:“母亲,您怎么能说这种话呢?!”眼眶一下便泛了红,嚷嚷道:“那刘满是什么人,你若让阿姐嫁给他,岂不是将阿姐往火坑里堆!”

    谢玟不是不懂事的小姑娘,其实很多道理她都明白,只是平日里与谢栖晴在一道玩耍惯了,她也喜欢被当作小孩子一般受尽宠爱,可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她再作小了。

    母亲的意思她怎么不明白,这是要让阿姐牺牲了自己来拯救这个家,可这怎么可以,怎么行?

    “阿蕙你懂什么,我是为了这个家好!”

    袁氏斥了谢玟一句,一个眼色过去刘妈妈便拉住了谢玟,不让她掺和进去。

    “太太真以为将我给那刘满便能避免了这场祸事?”

    谢昭在这个时候缓缓站了起来,她本就生得高挑,清丽的面容中又带着几分隐隐的威严,就这一站便如一颗松柏般挺立昂扬,令人不能忽视。

    谢昭的目光扫过袁氏,略有些失望地摇头,“如今刘满已率军围城成逼宫之势,太太以为将我交给了他,他就会罢手吗?”说罢轻声一笑,带着几分讥讽,“刘满不是个傻的,相反他心狠手辣处事果决,知道今日之事一旦促成,事后就算陛下不会追究他的过错,文武百官也绝对留不得他,他不反也得反!”微微一顿后,将各人的表情收在眼中,唇角一翘,“就连三岁小儿都懂这个道理,太太怎么就不明白了呢?”

    大长公主以及谢家人对她的疼爱谢昭自然是知道的,真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要让她挺身而出她自然是义不容辞,可眼下她一分析便知道就算牺牲了自己恐怕也不会令刘满松手,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昭的话音一落,不仅是王氏与陆氏松了口气,连崔夷姜脸上都有了几分笑意。

    大长公主却是摇了摇头,抚额暗叹一声,袁氏果然是个蠢的,她刚才之所以没有加以阻止,是想看看袁氏到底说得出什么有建树的话来,没想到……

    “孟姬!”

    大长公主的目光转向谢孟姬,接触到那带着几分冷厉的眼神时,谢孟姬身子一抖,情不自禁地垂下了头,便听得大长公主道:“如今正是我谢家危难之时,你不说与家人同心协力共度难关,却想着将阿妩送出去抵祸……此举当斥,此心当诛!”说罢目光又冷冷地看向袁氏,这一番斥责实是也将袁氏给囊括了进去。

    “老夫人,媳妇不是这个意思啊!”

    袁氏当下腿上一软,不由匍匐在地,整个身子也开始颤抖了起来,大长公主这话说得太重,她已吓得面无人色。

    知道谢昭是大长公主的心尖尖,袁氏自然不敢随意说道,可那是以前,刚才她说那番话时大长公主不也没有阻止吗,她以为她是猜中了大长公主不足以为外人道的心思,却不想谢昭三言两语就将局势扭转过来,眼下倒让她成了那不义之徒,袁氏不禁银牙紧咬,心中将谢昭骂了又骂。

    “罢了,我不想看到你们几个,回自己苑里呆着去,等谢家度过这场危机我再拿你们问罪!”

    大长公主摆了摆手,吴妈妈便带着几个丫环送了袁氏母女及谢孟姬出去。

    屋内又重新归于平静了,大长公主略有些疲惫的目光扫了一圈在场中人,“你们眼下可有什么对策?”

    王氏与陆氏面面相觑,她们都是深闺妇人,平日里料理些家事不在话下,可说到这些家国之事,她们哪里有什么好主意。

    瞧着谢昭若有所思的模样,崔夷姜不由道:“阿妩,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这话一出,倒是将众人的目光都引到了谢昭身上。

    大长公主也点了点头,是了,问王氏她们有个什么作用,都是深闺妇人见识浅薄,倒是谢昭常常有些独到的见解,刚才不也是她一语中的,这才打消了众人心头的那点心思。

    想到这里,大长公主也是老脸一红,其实她何尝没有想到过这一重?

    即使她再疼爱谢昭,若是能用谢昭换回这一家子,甚至皇后他们母子几个的平安,她又怎么不会这样去做?

    心头有些愧疚,大长公主不由慈蔼地看向谢昭,“阿妩,若是你真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说不定咱们能有些法子。”

    “是,祖母。”

    谢昭点了点头,这才道:“我刚才便一直在想,若是刘满真控制了整个建业城,那么至少说明城防与宫中禁卫军都被他给压制住了……可城外还有南军,若是咱们能够联系上南军,那么或许还有机会。”

    “阿妩说得有道理!”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沉吟道:“当初这刘氏阿满率部来投时不过带了区区八千人马,就这样陛下为了防他专权还将这些人马给打散了,如今就算被他聚在了一起,那也抵不过城外的几万南军将士。”

    “祖母说得对,”谢昭又跟着补充道:“还有城防与禁卫军,若是咱们也能与他们联系上,到时候里应外合,或者能逃出困境!”

    王氏也在一旁着急,“可眼下咱们府中都被围了,也不知道其他府上是怎么情况,又怎么出得去?”

    “走秘道吧!”

    大长公主的目光扫过众人,“府中的秘道原本只有我知道,眼下到了紧急关头少不得要让别人用上一用了。”

    “还有景淳他们兄弟俩,要不要派人去知会他们一声,别往府里来!”

    陆氏跟着接了一句,她也担心儿子的安危,如今丈夫在宫中她爱莫能助,可是儿子她还想尽可能地保全下来。

    “大嫂说得对,若是书院没有被围,景淳他们还能脱困,不能让他们回来自投罗网!”

    谢昭说着便对大长公主福了一礼,“祖母,这事宜早不宜迟,我这就去让鹤叔来办这事,府里各处且先稳着不要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