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得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管天下局势如何,谢昭只想静静地在福源县过日子,只希望战争的余火不要向这里漫延过来,求得一时的太平。

    谢玫原本是与诚意伯顾家的三公子定了亲事,可在建业城的那场变故中,顾家人也死了不少,其中就有这三公子,人死如灯灭,顾家也不想耽搁了谢玫便让人来退了这门亲事。

    又加之谢家如今全家都在守孝,谢玫就算要再定下一门亲事也只能等着孝期之后再出嫁,曹姨娘虽然心中焦急,却也无可耐何,心知谢家如今势力早已经不及往昔,而谢玫就算要嫁恐怕也找不到如顾家那样的门第了,心里哀叹之余又为女儿将来的前途担忧起来。

    一晃眼一年又过去了,谢广孝如今已经一岁了。

    小小的人儿不再如婴孩时的胖软棉乎,整个人抽条了不少,长得很像谢栖芳,一双眼睛灿如星子,刚学着走路便迫不及待地往前冲,虽然还有些摇摇晃晃,可这孩子也是机灵得紧,若是察觉要摔着了,整个人便往前一扑,两只白嫩的小手撑在地上,就算是摔着了也绝对摔得不重。

    谢昭每次见着都不由笑着上前将谢广孝给抱在怀里,食指轻点他鼻头,“咱们家就属承儿最机灵!”

    “姑……婆……”

    谢广孝吐字清楚,对着谢昭咧嘴一笑,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那模样真正是让人软到了心里去。

    “你快别夸他了,不然这小子怕是要得意上了天!”

    崔夷姜笑着上前,拿了绢帕沾了沾儿子的嘴角,那里正有一缕银丝顺着滑落,看得她自己都不由捂唇一笑,只对谢昭道:“瞧瞧你如今生得这副祸害模样,承儿瞧了都在流口水呢,更不用说别人了!”

    谢昭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她如今已然是十五芳华,妍丽的眉眼,挺俏的鼻梁,一双红唇不厚不薄,即使没有上脂膏也是淡粉柔嫩,更别说那皮肤白皙细致,尤如上等的美玉,不过五官的剔透美丽还是次要,只那通身优雅高洁的气度才真正令人心醉不已。

    自从崔夷姜不想回崔家开始,谢昭便知道她是想为谢栖芳守节,当然也有谢广孝的原因在里面,试问哪个母亲舍得下自己的儿子呢?

    可谢广孝如今已然成了谢家的独苗,谢昭又是断断不能容崔夷姜将他带走的,说她自私也好,无情也罢,这辈子他们谢家只有欠着崔夷姜了。

    俩人正说话之间,便见得有一道蓝色的身影跨进了门槛,紧跟在她身后的是着一身浅玉色襦裙的谢玫。

    谢昭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见着谢孟姬她不惊讶,只是与谢玫一道便让她觉得有些奇怪了,这俩人话语向来是不多的,怎么样也走不到一块去。

    不过见谢孟姬一脸兴奋的模样,连谢玫眼中都隐有激动之色,谢昭不由挑眉,“发生什么事了?”

    “是啊,瞧你们俩人乐得,可是好事?”

    崔夷姜从谢昭手中接过儿子,掂了两下后望向了谢孟姬。

    论能言善道,谢玫自然是比不上谢孟姬的,想来俩人是同时知道了这个消息,谢孟姬脚程快上一分,这才走在了前头。

    “大好事!”

    谢孟姬笑着点头,明丽的脸庞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整个人都显得亮眼了几分,只是她的目光从谢昭身上扫过时顿了一顿,接着目光一闪又低下了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一年来他们谢家虽然偏安在福源县,可外面的战火却是越演越烈,她真怕是其他强人打到了江东来,到时候将福源县收入囊中,她们一家子女眷岂不是又要任人宰割?

    虽则眼下的日子还算安稳,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翻了天,谢孟姬有了那一次的遭遇后心里便有了忧患意识,就算没有人为她着想,她也要提前替自己打算的。

    此刻得到了这个消息她更是欣喜若狂,可一想到那人心里眼里只有谢昭,若是谢昭得知这个消息还不定是怎么样的惊喜,这样想想,那到口的话语反倒又不想说了。

    “到底是什么事,怎么说一半又不说了?”

    崔夷姜见谢孟姬这个模样,暗道小姑这心思太不好猜了,又不敢说了重话刺激了她,反倒转向谢玫问道:“大姑姑,到底是什么好消息,你且说来听听。”

    谢玫略微平了平气,又笑着看了谢昭一眼,这才点头道:“如今城里都在传着呢,说是咱们福源县很快便有驻军来接管了,你们可知道这驻军将领姓什名谁?”

    谢昭目光一闪,面上虽则平静依然,可手中的绢帕却不觉握紧了。

    要知道谁接管了福源县,那么谁便有资格决定这里人的命运,即使他们谢家从前荣耀无双,恐怕眼下在这些执掌兵权的大佬眼中也是一文不值了。

    谢昭沉默了一下来,南齐各地的战乱她是时有听说,但她又不想知道的那么详尽,横竖这福源县总有一天会叫人霸占了去,与其如此,她不如不管世事让自己过几年清静日子。

    而如今福源县是谁占去了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横竖这是谢家老宅,她要在这里守着,每年到坟头给大长公主以及所有逝去的亲人上柱清香,若是有人强逼于她,大不了三尺白绫了却尘世,还能就近安葬在祖坟里岂不便宜?

    生老病死如过眼烟云,谢昭早已经看透,看淡。

    而如今唯一让她心生挂念的也就只有秦啸了。

    虽则每逢年节都有他派人送来的礼物,但当谢昭问起,来人却也不肯轻易透露他的消息,只说秦啸在军中过得很好,郡守也很器重并且委以了重任,安全是无虞的,让谢昭不要多作挂念。

    这郡守倒是秦毅自己给自己封的,追根究底也是源于他掌控了边防军力后没过多久便夺下了相邻的两郡,这才给自己封了个郡守,将军政大权都牢牢把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谢昭还知道了秦啸的两个哥哥也在军中任职,大哥秦凌勇谋凶悍,二哥秦松智计过人,都是颇得秦毅看重。

    谢昭虽然也希望秦啸能在兄弟中脱颖而出,得到秦毅的重视,但却又不想他以身犯险,这样矛盾的心理纠葛在心中,以至于眼下她不知道秦啸刻意隐瞒下的近况也是正常。

    “喔,难不成是李家的人,还是杨家?”

    崔夷姜的心也不觉一紧,若说是从前的士族大家,或许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也不会太过为难她们这一屋子的女眷。

    当然这里绝对不能落到如刘满那等心狠手辣之人的手里,不然难保江东不会如当初的建业城一般血流成河。

    “不是的。”

    谢玫笑着走到了谢昭跟前,眨眼道:“这个人啊……与咱们谢家颇有些交情,二妹妹也是认得的。”

    “我也认得?”

    谢昭怔了怔,她本就冰雪聪明,结合谢孟姬与谢玫俩人不同的反应,她立时明白过来,不由有些惊喜道:“难道是子韧?”

    “可不是他!”

    谢玫点了点头,面上也有一抹笑容,“依着他与二妹妹的交情,想来就算这里被秦家所占,咱们的日子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如今这个世道,最难求的是一个安稳,谢玫已经渐渐明白了这一点,比起荣华富贵的日子,她情愿自己今后嫁一个平凡的老实人,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生。

    “二姑姑走运,秦大哥对你这般好,想来咱们谢家今后的荣华都要指望二姑姑了!”

    谢孟姬阴阳怪气地说了这一通,随即站起来就走,可任谁都听得出她这一番掐酸的话语绝非是什么好话。

    谢昭不由沉下了脸色。

    崔夷姜也皱起了眉头,只对谢昭道:“我这小姑子如今心眼忒难捉摸了,虽则因为她之前的遭遇咱们都怜惜她让着她,可这丫头反倒更是不懂事。”说罢微微沉吟了一阵,又道:“阿妩,如今三年孝期也没余下几个月了,还是早点为她相看人家,嫁了吧!”

    说是三年孝期,其实只用守二十七个月,今年底谢家人便能出孝。

    谢昭略一思忖便缓缓点了点头。

    谢孟姬对她的敌意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选择沉默罢了,这个侄女从前就对她有芥蒂,如今因着她之故而受了迫害,要说心里一点恨意都没有,连她都不相信。

    只希望时间能够淡化一切,谢家受的伤害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剩下的亲人之间还离心离德,互相伤害。

    谢栖霞的尸首始终没有找到,对此谢昭不禁存了一丝希望,或许谢栖霞还没有死,当然这也仅仅是希望罢了,大家心中留着这个念想,想起谢栖霞时也不会这般难过,或许某一天奇迹当真会发生!

    秦家攻下江东的消息得到确认之后,谢昭也安心不少,甚至心里也在琢磨着,秦啸这样做是不是为了她?

    不过不管谢昭心中怎么猜想,等秦啸再到福源县时已是六月了。

    一年多的分别,他的眼角染上了几许风霜,但整个人却是又拔高不少,目光如炬,气势如虹,只是在见到谢昭时那凌厉的眼神方才显得柔和了几分,带着一抹别人不易察觉的深情与想念。

    两人在厅里坐着,被秦啸这样瞧着连谢昭都不由脸红心跳,好在丫环们都退了出去,她这才清咳一声,看向秦啸道:“子韧,这些日子你辛苦了!”

    好像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可话语虽然简单,却掩饰不住谢昭对他的关心。

    “不辛苦!”

    秦啸听得咧嘴一笑,只觉得甜到了心里,为了谢昭,做什么他都甘愿!

    “那子韧以后可会长驻江东?”

    谢昭笑了笑,秦啸的反应与表情与从前一般,也许世事会改变,但某些人却不会,一如秦啸。

    “会呆上一段日子。”

    秦啸爱恋的目光扫过谢昭的脸庞,眼神亦发柔和了,与记忆中又有些不通,眼前的少女高挑柔美,那脸颊生出的红晕比春天的桃花还要娇美。

    她,比他记忆中更美了!

    那就是说他还是要走?谢昭沉默了下来,心里闪过了一丝不舍,但片刻后又被另一种表情所取代,她笑着看向秦啸,“男儿志在四方,如今秦家如日中天,子韧又是不可多得的良将,秦郡守自然要重用于你!”

    “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

    秦啸笑着摸了摸鼻头,却对谢昭所说的话很是受用,这不同于别人对他的恭维,而是谢昭对他的了解,这怎么能不让人欢喜?

    谢昭笑着摇头,“子韧本就有大才,如今这江东郡谁不认识你?”

    “好了,不说这些了。”

    虽然爱听谢昭嘴里的好话,可秦啸到底记得今日前来的目的,一摆手正色道:“阿妩,今日我来便是送你一份大礼!”这话一出,他整个人都变得肃然了起来,甚至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冷厉之色。

    谢昭心中一跳,似是有所猜测,那扶住案角的手不由握紧了,只绷紧了面色,缓缓道:“子韧……要送我的是何等大礼?”

    秦啸牵了牵唇角,双手一拍,对着厅外朗声道:“押进来!”

    便见两个兵士押着一个头袋黑布的男子进入了厅里,那男子被反扭着双手,这一路还不停地挣扎着,却只能发出几声徒劳的呜咽声。

    到了厅里,那两个兵士一踹他脚弯处,男子“嘭”地一声便跪在了谢昭面前,只是他还想挣扎,被两个兵士上前强自按住了肩膀,这才动弹不得。

    “他是……”

    谢昭微微眯起了眼,人却是缓缓站了起来,只一步一步走近那个人,伸手便揭开了蒙在他头顶的黑布袋。

    那人狭长的眉骨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直接在左脸颊上滑过一直延伸到了下颌处,这使他的面相看起来有些狰狞,嘴上被塞了条布巾子,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愤怒的呜咽,一双眼睛本来充满了憎恨之色,但在见到眼前的女子时却闪过一丝惊讶,脑中像在飞快地回忆着什么,片刻后却是“噌噌”地向往前蹭去,不过被两个士兵阻止不能靠近谢昭分毫。

    “刘氏……阿满……”

    谢昭面色一变,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眼,双眸红得犹如烙铁一般。

    她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谢家那些已经逝去之人的面容来,大长公主、谢瑾温、谢瑾鸿、谢承举、王氏、陆氏……这些亲人的模样不停地在脑中闪过,他们一身是血,他们死不闭目!

    “我要杀了你!”

    心中的恨意如春日后的野草一般在谢昭心中疯狂地飞长,她左右看了一眼,像是想寻什么称手的东西,秦啸适时地给她递上了一把银亮的匕首,“用这个!”

    他曾发过誓,这一辈子势杀刘满,就算刘满狡猾得紧,最后也被他一步步地擒来,如今带到谢昭跟前,也是为了一平她这两年来压抑的深恨与血仇。

    “嗯!”

    谢昭咬了咬唇,毫不犹豫地从秦啸的手中接过了匕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刘满跟前,冷声道:“刘贼,当年你杀我谢家众人,一定没有想到今日会有此报!”说完这话她没有犹豫,手起刀落,将匕首狠狠地扎进了刘满的肩膀。

    刘满痛得闷哼一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面容立刻变得扭曲了起来,衬得他那道新得不久的刀疤,更想一条蠕动在脸上的长虫,此刻他的恐惧才从心中升腾而起,他原以为这个柔弱的江宁县主根本不敢杀他,却没想到这一刀扎来却已经让他的心凉了一半,这女子不是不敢杀他,而是想要一刀一刀地虐杀他!

    若是这样,还不若当初秦啸小儿一刀结果了他!

    “呜呜!”

    刘满挣扎着看向秦啸,可秦啸却半点不理会,只对谢昭温声道:“阿妩,你若是想要泄愤,先往四肢上扎,只要不伤及胸腹和头,他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听了秦啸这话,刘满几欲吐血,杀人不过头点地,当初他在建业城皇宫时不也是一刀结果一个,有的断头,有的穿胸,可也没有三刀之下还不死之人,可眼下……

    刘满的眸中盈满了恐惧,只觉得眼前的一对男女好似恶魔一般,让人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好!”

    谢昭用力拔出了匕首,温热的血液喷溅在了手指上,她忍不住轻轻一颤,却还是压住了心底的害怕,谢家那么多的鲜血必定要用刘满的血来偿还!

    眸中的软弱与怯懦渐渐被一抹坚定与决绝覆盖,谢昭一刀一刀地扎下去,也不知道扎了刘满多少刀,直到他整个人都变得血淋淋的,直到他的血染红的她的裙裾……

    此刻的刘满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那两个士兵甚至不用强行止住他,反而退开了两步,任刘满如一滩软泥似地趴在了地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