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何素得到消息后,就从彦府里面偷偷的溜了出来,现在彦府乱的不行,她想出来也根本就没人管了,所以很是方便,根本就不用遮遮掩掩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偏僻的房子,何素和那个绑匪老大碰了面,不过她聪明的稍微对自己的容貌做了一点修改,再带了个斗笠,这样这个绑匪就看不到她的样子了,以后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也不会知道是她干的。“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毁了彦福的清白,我相信这个要求一点都不难吧。”何素想着彦无双明明是她看上的,结果只是一个转身,这彦福却不是亲生的了,而且还想抢走她的彦家少奶奶的位置,天下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所以,她一定要让彦福即使活着也万分的痛苦,更要她身败名裂,什么都得不到。“我想你应该也看到这彦家大小姐的样子了吧,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吧,这么好的尤物,难道你不动心么,这么好的福利,你只要得手之后马上离开,相信谁都不知道是你干的,你又能拿着钱继续逍遥,这买卖,你一点都不亏。”

    何素的一番话,把绑匪老大说的心动不已,想着那两个小妞的皮肤和身段,虽然不够妖媚,但是大家闺秀么,总是比较矜持的,这份买卖如果不被人抓住的话,好像是不亏,再说,虽然彦府是派人在找,但是他们现在找的都是小巷子的西面,而这边,刚好是相反的方向,彦府那一家家的找过来,等找到这边,估计都明天天亮了,到那时候,他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风险太大了,这买卖不划算。”绑匪老大虽然心动不已,但是既然可以拿到更多的钱,自然就要更加的卖力了。

    何素自然知道不可能只凭着她的三言两语就能说服这绑匪的,但是一听这绑匪老大的话,就知道有戏,只是这个绑匪觉得价码不够。

    “再加一成。”何素想着她带在身边的银票,应该是够的,所以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两倍。”绑匪老大看着眼前的女人,虽然看不清长相,但是,这女人的心肠和他们一样歹毒。

    “我没这么多的钱,五成,不能再多了。”何素想不到这个绑匪老大的胃口如此的大,一开口就是这么多的钱,就是把她所有的钱都加起来,也没有。本来说好的两千两银子,还是她问何岚借了不少,再加上当了一些金银首饰,现在全身的银票也就三千两,哪里拿得出六千两,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一倍,不能再少了。”绑匪老大瞧了眼何素,这女的身上穿的倒是朴素的很,看起来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没钱还找人毁彦家大小姐的清白,也算是豁的出去了。“你身上不是有首饰么,这些可以都留下来抵啊。”

    何素听了绑匪老大的话,小心的包裹住手上的镯子,这镯子还是她今天趁着彦福的院子里乱了,趁机摸出来的,戴在手上还没有一天呢,这就要拿出去么?不过,要是彦福不在了,那她的首饰还不都是自己的了,等彦无双成了自己的夫婿,那不是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么,这么一想,何素觉得这生意还是划得来的,于是就答应了,她虽然出来的时候没人管着,但是也不能消失的太久,要是被人怀疑就不好了。

    绑匪老大把银票和手镯都拿在了手里,睨了一眼何素,“把你手上的和头上的也拿下来。”

    何素敢怒不敢言,只能把身上的金银值钱之物都卸了下来,给了绑匪头子,想着现在拿出去的,以后肯定是百倍的要回来,心情总算是好了很多,临走之前,看了眼院子,想象着彦福被毁了清白后的生不如死,何素开心的笑了起来。

    绑匪老大拿着何素所有的钱财,笑着看何素离开,他可没白要这钱,毕竟,这开苞费可是两个人的。

    绑匪拿了钱财之后,就准备去找彦福和洪莲解决开苞之事了,毕竟这买卖虽然钱好赚,但是危险也很大啊,办完了事,爽了立马走人,到时候便可以去随便哪个地方了,过他的富贵日子去。

    彦福正在想办法解手上的绳子,那绑匪老大却进来了,一点预示都没有,吓的彦福够呛,不过那绑匪老大一点都没有去注意这些问题,反而是直接一把扛起彦福,甩到肩上,然后再把剩下的洪莲也抱上,往外面走去,走到了另外的一间房间外面,直接用脚把门踹开了,因着这间房间里面有灯,所以彦福一眼就把这房间给看了个仔细,这房间简单的除了一张破床,还真的找不出别的东西了,房间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用了睡觉的。

    等等,彦福忽然有很不好的预感。

    还不等彦福想完这预感是什么,那绑匪老大就把彦福他们给直接甩到了那破床上,那床也瞬间‘咯叽’了几声。

    被甩到床上,彦福本来就觉得有点不舒服的身体,觉得更不舒服了,但是想着可能是刚吃了那不好的饭的原因,可能是自己的肠胃太较弱了,可能有点不适应。

    “你想干嘛?”彦福靠着洪莲,使劲的想先把洪莲的绳子给解了,自己武力值不够啊。

    “干嘛!当然是做好事了。”绑匪老大那一张老脸那么一笑,瞬间就憋惨了彦福,那脸上的一条疤痕,这么一笑,瞬间就开花了好么,别出来吓人了啊。“也不知道你这个大小姐哪里得罪了那个小娘们,人家可以拿着钱来让我给你开苞呢。”

    “什么!”彦福瞬间就觉得自己是个悲剧了,本来还以为他们绑架自己是为了讹诈哥哥他们的钱,现在看来,重点还是再她自己的身上啊,但是想想她最近好像也没有得罪过谁啊,那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怨气呢,要毁了她的清白呢,虽然她的闺誉本来就不是很好,只有一般,但是这要是被毁了,那爹的招个上门女婿估计也是行不通了的。

    “是谁?”

    绑匪老大一边脱衣服,一边欣赏着彦福那惊吓的表情,觉得很是满意。“没看清楚,不过那小娘们胆子到是大的很,敢跟大男人讨价还价的。”

    脱完了衣服,绑匪老大就站在了床边,看着绑着手脚的两人,想着是先脱谁的好,一次两个虽然很是*的,但是还是要注意不让人跑了才好啊。

    想着另外一个女的已经被下了药,现在是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就准备先把这个重点给解决了。一把把洪莲抓起,然后往床里面甩了过去,清空了地方好干活不是。

    彦福看着洪莲被甩到了里面,更觉得不安了,这情势,自己就是首当其冲的那个啊,虽然说洪莲是为了救自己才被这几个绑匪给抓住的,但是,请允许她稍微心里自私一点吧,她这个人其实只是纸老虎啊。

    “你放过我们吧,她给你多少钱,我让我哥哥给你双倍,不三倍,这样行不?”彦福可不想下辈子凄凄惨惨戚戚,所以打算先拖延时间,只希望哥哥能聪明一点,尽快找过来,不然她就死定了。

    绑匪老大非常的享受这个猫捉老鼠的过程,所以□着明晃晃的胸膛,招摇着那上面好几条的疤痕,“她给的是四万量,你要是现在拿得出四十万两,我就放了你。”绑匪老大把那四千两的价格瞬间就提上去了十倍,变成了四万两,但是现在价格变成了四十万两,也就是瞬间就涨价百倍了,还是要立时付款的。

    彦福只觉得一口血哽在了喉咙里面,立时就能喷出来,四十万两,还是现在就要拿出来的,她出门从来都是不带银子的,付账都是记名的,现在才知道,钱还是要拿在自己手里才是放心的啊,这不,一时没钱,小命就要没了。

    “你怎么不去抢!”

    “我就是在抢啊。”绑匪老大很是乐呵,要是这小妞能拿出这么多钱自然是最好的,就算是现在去把那个买通他们的女的抓回来,当面毁约毁人,这也是简单的。

    彦福听了那绑匪的话,瞬间就一口血给吐了出来,这次是真的吐血了,脸眼睛鼻孔耳朵都在流血了。

    绑匪老大是正对着彦福的,所以彦福一口血喷出来的时候,刚好是喷在了那绑匪老大的胸口上,绑匪老大刚还奇怪,但是抬头一看彦福七孔流血了,很是惊吓了一番,连忙上前一看,知道不是彦福作假后,有点奇怪,连忙把扔在里面的洪莲也翻出来一看,也是七孔流血的样子,不过这个洪莲更惨一点,已经的进气少,出气多了,脸也惨白的厉害。

    “阿二,阿三。”绑匪老大连忙唤过另外的两个人,“你给她们喂毒了?”

    绑匪二号和绑匪三号听了,忙说没有,上前看了看彦福和洪莲,看到两人七孔流血的样子,瞬间就被吓的不轻,连忙死命的否认。

    绑匪老大本来还想快活一下的,但是这么一来的话,只能放弃快活了,心中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一想银子已经到手了,就算是撒手不管也没他们什么事情,虽然毁清白和死人差别有点大,但是,这可不是他们的错,现在只能走人了。

    “咱们还是赶紧走吧,反正银子到手了,这毒估计还是那娘们下的,心可真黑,他妈的差点就死在老子的身下的,这要是一个不好,老子的这下半辈子可就废了,幸好这俩妞死的快。”绑匪老老大想想要是最后爽完了才知道死人了,肯定是要被吓出毛病的,不禁非常的心里庆幸着。

    绑匪三人组知道死人了,虽然有点被嫁祸的恼怒,但是想想他们的这种营生,也难免湿脚,索性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所以就直接跑了。

    也只能说这三个绑匪的运道不好,刚跑出门外,整准备跑路,但是恰好就遇到了来这边找人的彦无双,本来彦无双是打算一家家的找的,但是却看到了这三个急慌慌的跑出来的三人,想着这都大晚上了,这么着急的跑,肯定有问题,于是就让人把绑匪给拦截下来,打算问问的,但是无奈这几个绑匪本来就是做了坏事,正心虚的以为被抓住了,所以更是死命的要逃脱了,刚碰上就动上手了,还很是凶狠的大打出手。彦无双心知有异,于是让下人把他们给抓起来,他自己连忙的跑进了那几个绑匪跑出来的小院子跑去。

    这院子本身就简单的很,就两个屋子,一个厨房间,所以彦无双很快的找到了倒在床上的彦福,但是扶起彦福时确实看到了这么一副七孔流血的样子,吓的彦无双直接就失了魂,怕他的宝贝已经归了西,整个人都想就这么随着去了。

    幸好一起跟进来的小厮喊了一声才醒了过来。“少爷,里面还有一个人。”

    彦无双自然不会去管里面的那个人,他现在全部的心神都才彦福的身上,拿手在彦福的鼻翼下面一探,确认了彦福还活着,彦无双高兴的眼泪都满眶了,一把抱起彦福就跑,没死就好,天下这么多的大夫,肯定能治好她的。

    “立马回府,叫府里的大夫全部都去小姐的院子候着。”彦无双抱着彦福往外跑,想着虽然府里的大夫医术都还不错,但是术业有专攻,看福福的样子是中毒,多叫几个大夫备着总是有备无患的,“把镇上的大夫也全部都叫来。”

    “是。那这还有一个姑娘呢?”小厮领了命令赶紧的下去了,但是想着还有一个姑娘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是又和小姐在一起,估计也是被那几个歹人给祸害的,就想一起救走。

    “一起带到府里。”反正彦府这么大,也不缺这一个屋子,彦无双想着要是解毒的话,这个还可以试药,就顺带的带上了。

    那三个绑匪虽然功夫有点,但是碰上彦府的那一大堆的侍卫,很快就被制服了,想着腰间的银票,很是悔恨,早知道就应该拿了银票就立马跑人,现在不仅没有爽到,更是连着银子都要带到阴曹地府去花了。

    “冤枉啊,我们没有杀她,是一个小娘们给我们钱让我们绑人的,毒肯定也是她下的。”绑匪老大一看到彦无双抱着人出来了,立马脚就软了,直接就把这事给全部都说了,这命都要没了,还是交代了,说不定还不用死,本来这毒就不是他们下的。

    彦无双哪里还有心思听他们说,只说了一句带回府里审问就走了。

    回到了彦府,立马就让大夫给彦福看了,那些大夫看了后给彦福洗了胃,开了药,直说幸运,只是中了极少量的毒,不过因为是砒霜,所以就算是少,还是对身体有影响,只能慢慢的排毒了。听罢彦福无事,彦无双吊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让轻红看着彦福,他就去找那些绑匪算账了。

    这几个绑匪伤了他最重要的彦福,怎么可能就轻饶,彦无双进来审问的时候,这三个绑匪已经被审问的差不多了,身上也没有一块好一点的皮肤了,那些审问的下人很是尽责的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用刑的时候也更是尽心尽力,让三个绑匪没有一会的功夫就全部的交代了。

    不过因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何素的面容,所以这个主犯还是不知道,但是没关系,可以慢慢的找。

    “少爷,这个几个绑匪根本就没看清楚是谁要小姐的命,不过,肯定是和小姐有过节的,还是个女的。”余管家指了指放在一边桌子上的银票和首饰,银票的话,都是通用的,就算是找也找不到什么重要的线索,但是这些首饰的话,就很好找了,而且,那想害小姐的人估计就根本没有想到,这首饰上,都是有印记的,就比如他们彦府的东西,都会在首饰上刻上彦府的标记。“这些首饰上,都有咱们府山的标记。”

    彦无双拿起一根簪子一看,果然在簪子的花型后面找到了‘彦府’这两个极小的字眼,又拿起另外的一根翡翠链子,还是再镶着宝石的金器上找到了‘彦府’两个字,都是极小的字眼,如果不仔细找,肯定是不会发现的。

    彦无双拿着这些首饰气极,彦府是不介意多养几个人,但是这么多的银子,却是养出个吃里扒外的杀人凶手出来,看来这些多余的人是不能留了,还不如养个丫鬟小厮,至少这些人还知道伺候人。

    “去把何素给我绑过来。”彦无双在那小胡同里看到何素本来就很奇怪,这何素在江东本来就没几个相熟的人,这么晚还一个人到这小胡同里来,就知道有怪,所以就一直跟着了,现在到好,原来是她拿着彦府的银子去做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砒霜,很好,真的很好。

    何素因着走的是彦府的后门,所以没有碰到彦无双一行,她虽然前走一会,但是毕竟是个女子,还是深夜,所以非常的小心,又要绕过那些丫鬟小厮,很是费心了一番,不过幸亏彦福失踪,所以府里的一大半的小厮都出去找人了,让她被人看到的障碍就清楚了一大半。

    虽然花出去了所有的钱让她很是着恼,但是想着这银子能让彦福身败名裂,更是不能和她抢彦无双了,这银子还算是花到了点子上,想着银子和首饰以后还是会有的,还是更好的,这心情总算是平衡了一点。一回到屋子,就立马把衣服换了,再找出藏起来的那些更华美的首饰带了起来,想着这以后彦府就是她的了,心里就止不住的想笑,就连眼里的恨意都消融了一些。

    看看这屋里的装饰,虽然是华美异常,但是却是一样都动不了的,都是大件的,再想想彦福屋子里的那些摆饰,比她这边的不知道好出多少倍,不过就是一个不知哪里出来的私生子,占着这彦府大小姐的名头罢了,竟然还和她抢男人,现在都让人玷污了,看你还怎么抢。

    都是她的了,都是她的了!

    何素躺在床上,想着接下来的好日子,蒙着被子笑的像个疯子。

    忽然看到被她仍在一边的衣服,是她刚才出去的时候穿的,虽然那衣服看起来颜色很是素净,但是那料子却是极好的软缎,虽然有些舍不得毁了,但是想着要是暴露了就不好了,所以赶紧的又从床上爬了起来,把那仍在架子上的衣服又拿了过来,想找个地方烧了,但是现在烧的话就太引人注意了,所以就想找个地方藏好了,等过个几天再挖个洞给埋了。

    没等她找好地方藏起来,院子外面却是吵吵闹闹了起来,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现在的何素却是极兴奋的,所以听的很是清楚,想着可能又是那些女人在争宠了,所以也没有去过多的关注,但是没一会,这声音却是朝着她的院子来了,她不免有些慌张了,这里的院子间隔都是极大的,所以绝对不可能出现路过这事情。

    见手里还拿着这衣服,何素心里慌的不行,虽然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人,更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是她做的,勉强稍微镇定了一点,就立马把手上的衣服给扔到了床底下,然后一屁股做在了床上,但是心跳的还是非常的厉害。

    何素刚坐下,屋子的门却是被人给踢开了,还涌进来一大帮子的人,都是拿着棍棒刀剑的小厮,看到这些的何素,直接就瘫在了床上,知道她的所有希冀都化成了灰了,这些人定是来抓她去审问的了。

    本来何素打扮的很是漂亮,还瘫在床上,看起来就是一个柔弱的过分的漂亮姑娘,但是这些下人可不会因为这个就对她好点,反而是看也没看一眼,直接上来两个人,一把抓过就往门外拖出去了,何素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就算是和那个绑匪见面,也是她是主导的,现在完全是被拖着走的,哪里还有她还嘴的余地。

    何素和何岚本就在一个院子的,她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绑彦福,但是给出去的银子,怎么着还是能猜到一点的,但是现在却是这种情形了,她就算是再傻都知道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