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心思的。

    难道是……药下得不够重?

    傅东辰眼神暗了暗,心下一狠,在沈然注意不到的地方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人使了个眼色,同时把自己的左边胳膊伸了出去,嘴角露出了一个狠辣的表情。

    那人吓了一跳,可一看傅东辰认真的眼神,还是毫不犹豫的抄起手中的木棍朝傅东辰伸出的左胳膊打去。

    “啊——”

    沈然被这声惨叫惊得回了神,抬眼望去,却见傅东辰的左手以一个怪异的姿势瘫在身侧,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上滑落,脸上的血色也迅速退了下去。

    沈然紧紧地盯着傅东辰,这一刻,和四年前不一样了。因为,自己没有在傅东辰刚才挨打时假装说愿意交出东西。

    傅东辰微微一笑,失了血色的双唇张张合合,沈然却看懂了他的口型——别怕,我没事。

    沈然紧抿着唇,本该是感人的一幕,他却觉得心里泛起一阵恶心,傅东辰的那句“一点追人的小把戏而已”不断在他耳边回放,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傅东辰精心设计好的,只为让他死心踏地。那时候的他当然相信了,把自己的一颗心彻底的交了出去!

    四年前,正面临整个国家领导人十年一次的大换届,不说都城那边风起云涌,就是下面各省市的两派人马间也是血雨腥风,好在新的领导人上位后一切便很快稳定了下来,父亲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因为上位的是父亲所属的派系。

    可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那才是一切噩梦的开始。本该是胜利者所属一方的父亲,却在新的那位上台后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以政府办事时从未有过的速度瞬间被附上各种永远无法翻身的罪名入狱。

    这一切是沈然始料未及的,虽然他当时还在上大学,可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父亲又一直对他抱以期望,不想他单纯如一张白纸,所以父亲在一些大的立场问题上也不太瞒他,他们家明明是站在上台的那位手下的,可为什么明明应该是胜利方的父亲却比另一派倒的还快?

    那一切没人能给出答案,沈然只在去狱中探望了父亲一次后,第二天便得到消息说父亲在狱中自杀了。而他的母亲,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精神受到重大打击疯了,在疯癫中从自己一家所住的楼的楼顶跳下。

    原本和睦的三口之家只剩下他一人,家产被尽数充公,房子也被没收了,若不是母亲以前给他存过一个给他压岁钱的存折,恐怕他立刻就要面临流落街头的下场。

    那段日子他非常不好过,平时巴结奉承他的同学落井下石,只是一向淡漠的他没有放在心上,可却没想到那些人连同一些他根本就不认识的人,一起诬陷他偷东西等等;自己去找兼职,第一天老板还答应让他上班,结果第二天就告诉他不能聘用他;晚上回租住的房子也有人跟踪他,检察院的人也时不时传他去问话,最后还怀疑他私藏财产准备将他抓进去,后来还是以前一直追求他的傅东辰出了面,他才安宁了一段日子。

    此前傅东辰苦追了他近一年时,他根本不相信傅东辰这样的人会对他有什么真心,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并不喜欢男人。但那时候的傅东辰就好像一米阳光,把他原本黑暗的世界照得通亮,他感动于傅东辰在他面临那样的处境,明显谁沾上他都是一身麻烦时,还愿意挺身而出。他感动于傅东辰为他付出的一切,才会答应他的求爱。

    只是那时候他的心并没有彻底交给傅东辰,毕竟感动归感动,真心这种东西,一旦交出想要拿回也难。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傅东辰才会设计出这么一场绑架,一场让自己以为他愿意为自己付出生命的绑架。

    同床共枕四年,他竟然是在临死才知道真相。

    沈然将自己的下唇内部咬出了血,双手的指甲也在掌心里掐出了深深的血痕,这样的痛才让自己克制住内心疯狂的恨意和死前留在身上的恐惧。

    呵——傅东辰果然是傅东辰,别的官二代富二代只是花钱玩男人女人,可傅东辰为了追求刺激和挑战,更喜欢追求类似于贞洁烈女型的情人,他爱玩的是真爱。

    他记得在最后傅东辰对他有些厌烦的那一年里,许尤曾在自己面前嘲笑的说过,傅东辰在和自己在一起的后两年又追过几个男人女人,也玩过不同的真爱手段。从国外特意空运鲜花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他为想追的人花起钱来可毫不手软。他曾经为了一个小明星,雪藏了他名下娱乐公司里

    非常赚钱的影帝苏暮,就因为苏暮在拍戏时给了那个趾高气昂目中无人的小明星难堪。

    现在到自己身上,他倒也舍得下血本,只为了让自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舍出一条胳膊也在所不惜。果然是没到手的才有挑战性吗?

    难怪在京城里的太子党们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你们以为你们会吃喝嫖赌,玩玩小明星,你们就是官二代富二代了?告诉你们,你们他妈的和傅东辰比起来就是个*丝。人傅东辰那玩起来才叫会玩!

    沈然在心底冷笑,自己死心塌地爱着这个人,却没想到头来只是一场设计。

    玩物?呵——如果重生一次他还要按着傅东辰设计的路走下去,那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的好。

    既然傅东辰喜欢玩,没关系,自己可以陪他慢慢玩。他沈然从小到大要是对谁真动了心思去算计,还从来没有不成功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父亲当年就说过,自己的心性他活了这么些年见过的人里没几个人比得上,如果以后进入政界,绝对前途无量。

    而且,他现在连死都不怕,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沈然垂下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衬着他如玉般的面颊非但没有温润如玉的感觉,反倒让人毛骨悚然,尤如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一般。

    犹记得临死前刀疤哥同傅东辰的那通电话,听傅东辰的口气,似乎父亲倒台这件事,他也在里面插了一手,也许不是主谋,可他绝对是知道些什么,甚至还做过些什么。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会将自己所受的伤害十倍百倍还给傅东辰!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